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倚天毒龍記
倚天毒龍記

倚天毒龍記


話說張無忌與朱長齡雙雙跌落懸崖后, 張無忌避入石洞醫好白猿巨瘡后,得到奇遇; 原來巨瘡內的包裹除了九陽神功外, 還有一塊非金非木的令牌, 上面有些彎彎曲曲的圖案, 原來是西域文字, 這些文字張無忌的父親鐵劃銀鈎張翠山, 通譊中外文字, 曾經在冰火島上教過他.
令牌上寫著」毒龍令」三個字, 原來當年尹克西和潚湘子一同帶著九陽真經跑到西域, 機緣巧合下在白陀山西毒歐陽峰的家中, 得到了這片令牌, 尹克西熟悉西域文字, 知道這是寶物, 但他又不想潚湘子學懂, 結果…….但他們卻沒有機會修練就雙雙死了.
今日, 張無忌得到了毒龍令, 他突然想起黃難姑的毒經中, 最后一頁寫著 : 「欲成天龍, 先練毒龍; 毒龍一出, 萬毒為我用 – 天下大亂; 天龍一成, 萬法為我用 – 天下無敵. 張無忌得毒經后, 看到這一頁卻完全不明白, 所以亦沒有去多想, 但今日一見毒龍令這三個字, 覺得應該是大有關連的. 于是, 他開始細細閱讀毒龍令上的西域文字…..」一點元氣催龍心, 神龍必現助功成.」 就只有這十四個字
于是, 張無忌嘗試掌心托令, 運起他那一點丁的武當九陽功催動毒龍令. 未幾, 毒龍令上出現了一縷紫煙, 跟著真有一個龍頭的形象在煙中出現, 并對張無忌說: 咦? 綠面小子, 你有幸了得到毒龍令, 你或有機會練成神功! 但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張無忌問 : 「什幺問題?」
龍神問 : 「 你是否處子之身?」
張無忌答道 : 「我九歲那年, 中了玄冥毒掌后, 一直沒有發育; 曾有數次接觸女子, 但都因為中了毒掌后, 那話兒小得像腳指一般小, 亦軟軟得像根草, 恐怕到我死后都沒有機會.」
龍神聽了后哈哈大笑, 說著 : 「玄冥神掌?!」 跟著一縷煙直鉆入張無忌左邊的鼻孔, 不一會, 紫煙由張無忌的右邊鼻孔噴出來.
龍神回頭對張無忌說 : 你中這寒毒這幺久還未死去, 哈哈! 現在它不但不能毒死你, 還幫了你不少的忙呢!」
張無忌好奇的問 : 「我剛才還被寒毒弄得死去活來, 我想我不到七天便會死去, 它會幫我什幺忙?」
龍神道 : 「小子, 練毒龍訣本身要是處子之身, 吸入毒物練成內丹, 當內丹成長時每日要受百毒煎熬, 內丹成熟后還要受毒火焚軀七七四十九日后, 方能練成. 你本身中了寒毒這幺久, 身體又受過不同內功及藥物的注入, 日后你練成神功后, 不但萬毒為你用, 天下萬種醫藥也是你的東西了. 哈哈… 「
張無忌更奇的問道 : 真的嗎?
龍神笑道 : 之前很多人得了令后, 因為他們不是處子之身而練不到毒龍訣, 有些練到的卻捱不了百毒之苦或毒火之威而放棄了. 以至此神功數百年來從未現世.可惜!可惜! 現在我已將你體肉的寒毒已被我轉化成你的內丹, 以后你每天吸收天下毒物的毒后,慢慢培養毒龍內丹, 到毒力足夠后, 毒龍破丹而出, 哈哈哈…….到時只要你不死, 就算練成了毒龍訣.」
張無忌又問 : 怎樣吸收天下毒物?
龍神說 : 我每三天只能出現一個時辰, 你先好好練這套九陽神功來護住你的心脈吧, 我三天后再來教你.
跟著, 龍神就化成紫煙退回入毒龍令中; 張無忌半信半疑試試運起內力, 發覺體內寒毒已不知所蹤, 高興得跳了起來! 他又按九陽真經所述開始修練.

三天后, 張無忌再次喚出龍神, 龍神道 : 小子, 這三天過得怎樣?
張無忌道 : 后好呢! 這幾年來每天都受寒毒之苦, 從沒這三天睡得這幺好. 真是多謝龍神! 請受我一拜!
龍神笑道 : 哈哈, 那現在又要開始受苦了. 來依我口訣, 催運毒龍令
張無忌依照龍神口訣催動毒龍令,令牌慢慢噴出紅色煙霧, 飄揚開去; 不到一刻, 張無忌見到附近山石泥沼之間都有毒蟲爬出來, 慢慢走向自己.
龍神說道 : 你現在讓它們咬噬, 讓它們的毒液進入你身體; 你就運起你的九陽神功護住心脈. 你的內丹會慢慢吸收這些毒力的.
張無忌看見百蟲爬身, 不其然打個冷震, 跟著就按龍神所說運起九陽神功護住心脈, 讓自己的內丹吸收毒力.
龍神又道 : 你內丹已成, 每日都必需吸收毒力, 否則, 百毒回吐,你會全身潰爛慢慢化成血水.
無忌大驚 : 啊! 那之前的人練不成的是否都化成血水?
龍神說 : 不是, 因為在神功練成之前, 只要破了處子之身, 內丹便會被母體所吸去, 同時神功便會化去, 練者只是全身功力也化于無形, 要重頭修練. 母體受百毒回吐, 化成血水. 但你在這絕谷之中, 想要破處子之身, 根本是不可能呢! 來吧, 好好修練, 我三天后再來.
無忌此時真的已騎上了虎背, 是下不得了, 只好強忍被毒蟲咬噬, 慢慢苦練. 原來毒蟲咬噬后, 偒口又痛又腫, 有些毒蟲又爬到面上, 背上咬噬弄得無忌極之辛苦.
幸好九陽神功是一種專收攝心神的神功, 無忌每日一邊吸收毒力, 一邊修練神功. 轉眼已過了四年多, 九陽神功已然練成. 而毒龍令的催運, 已續一轉化, 紅黃藍白黑紫的, 每一種煙色, 是吸引一定距離的毒物過來. 到了最后的紫關, 方圓百里的所有毒物, 都已被無忌招來, 盡數吸收它們的毒力. 這四年多, 無忌的身體被毒蟲不斷咬噬已變得又黑又腫, 全身沒有一點白肉, 而且腫脹得像只大肥豬一般. 同時, 整個本來是青翠流水的山谷, 被他的毒功汙染下, 靈猴飛鳥也一去無蹤, 因為只要接近山谷範圍, 即被毒得化成飛灰, 花草樹木亦變成毒花毒草. 變成一個死亡幽谷.

這天, 龍神說道 : 小子, 你的毒力已吸收夠了, 現在你吃了這對黑白冰蠶吧!
無忌依話張一對黑白冰蠶吞入口中, 慢慢吸收它們的毒力, 冰蠶寒毒立時遍布全身, 令無忌如墮冰谷之內, 全身凍僵變成紫色; 與此同時, 無忌的毒龍內丹卻慢慢的熱起來, 續步變成了火爐一樣燃燒紫色火焰起來, 很快, 紫色的烈火便從體內燒到體外, 令無忌痛苦難當, 在地上不停打滾, 即使他跳入冰潭中, 亦不能減輕毒火的煎熬; 毒火除了燃燒無忌的身體外, 更燃燒他的心靈, 當日每個曾經出現的女子 : 朱九真, 武青嬰, 楊不悔….. 丁敏君, 班淑蘭, 滅絕師太….等….. 都一一在無忌腦海中出現, 或豪放,或誘惑的, 尤其朱九真,武青嬰當日誘惑他后跟衛壁交歡的情景, 更令無忌痛苦憤恨; 弄得無忌下體更如乾柴烈火的乾柴一樣, 焚燒成炭化為灰. 毒火不斷的燃燒煎熬, 由紫色燒了七日后變成黑色……每七日就變一種顏色, 在這七七四十九日中, 每天到了子時, 毒火都會減弱, 但同時亦是無忌慾念最盛之時, 當日父母親交合的廿四式, 義父狂撞母親花蕾的巨棒, 周紫若捉著自己的小手去摸她的玉穴, 紀曉芙教自己吻乳的技巧, 不悔含著自己的小鳥, 等等….
每一幕情境都弄得無忌死去活來,下體如火燒一般痛楚, 但又堅挺不倒, 極希望能插個痛快, 身心交錯令無忌的心理變得邪惡了, 他暗暗發誓要搗破所有女子的蜜穴. 誓要插破她們的花芯.

終于, 到了毒龍破關的一剎, 一度急旋直搗丹田深處, 然后爆發直沖下體.
砰!!! 的一聲巨響. 張無忌全身紫黑色的爛肉爆開. 濃煙消散, 現出一個精干的身軀. 六呎的青年, 俊俏的面孔, 堅實如鐵的肌肉, 還有一條軟下來也六吋長的烏黑色的毒龍.
龍神哈哈大笑的說 : 好! 好! 好小子! 恭喜你! 你的毒龍訣終于練成了.
張無忌恭敬的道 : 多謝龍神活命之恩! 更讓我練成神功, 真的感激不盡.
龍神道 : 小子, 來吧! 先把整個山谷的毒氣都吸收, 化為己用. 之后再把你的一把精射到毒龍令上.
無忌奇道 : 啊! 何解?
龍神道 : 現在你神功大成, 這個山谷原為你儲毒之用, 現你已能將它們納為己用了, 而且我已能跟你心意相通, 只要你將精液射令牌上, 令牌便會縮小, 你將令牌帶在身邊, 我便可隨時和你說話. 而且, 我們談什幺, 外人都聽不到的. 到有一天, 你要是不想我再跟著你, 你只要把我掉入海中, 你十天內不來尋我, 令牌便會回覆原貌, 等待下一個有緣者.
無忌 : 明白, 我一定不會掉下你的. 請接受我的第一度精.
于是, 無忌便依法吸納整個山谷的毒氣, 只見遍布山谷的黑氣都鉆入他的鼻孔中,所有毒花毒草亦化成飛灰, 鉆入無忌身體中. 之后無忌再製起自己新生的巨龍, 按龍神的指示, 幻想之前所見的美女與之交歡, 受其淫慾; 但因為他的神龍已非凡物, 足足弄了三個時辰, 才能發射第一度精液于毒龍令上.

毒龍令吸納精液之后, 整個縮少了變成能掛于胸前的令牌. 無忌將牠掛于頸上, 跟著將九陽神功, 醫經和毒經埋好后, 便出谷去.


走到洞口, 無忌才發覺自己已非當日的小孩子, 體形是無法鉆得出去的, 正在煩惱之際. 龍神就對他說 : 使用」靈蛇變」, 令全身變得柔若無骨, 只要頭顱能過得到, 你就能過去.
無忌馬上運起神功, 身體便如靈蛇一樣, 在洞內游走, 轉眼已出了山洞來到石臺.
變回身體后, 他看到地臺上一具黑色的骷髏, 他看見骷髏的殘破衣服, 想起這該是朱長齡的骷髏吧, 他一定是被經過的毒物毒死了.
此時, 龍神又道 : 這人已變成毒骷髏了, 你用化骨掌化了他, 吸納這些毒力吧!
無忌便運起化骨掌, 把朱長齡的骨頭化成飛灰, 再全部吸入體內化為己用. 然后將朱長齡遺下的破衣服穿在身上, 覆蓋自己多年沒有衣服的身軀.
此時正是深夜時份, 無忌仰天望去, 滿天星光燦爛悅目; 一時間又感懷身世, 極目處他見到一點細小的光點在閃動, 他知道那不是星光, 應該是火光, 于是他便向崖頂慢慢爬上去, 原本光滑的崖石, 在他的龍爪下仍可著力, 他就知道毒龍訣真的是非比尋常的武功. 無忌一抓一抓的向上爬, 足足爬了一整天才到得山頂, 但他一點也不感到疲倦. 龍神跟他說那是因為他的毒龍訣在九陽神功的配合下能生生不息地運轉.

無忌來到了那燈光的屋子, 因他神功已成, 在十丈外已能聽得到屋中有兩個人,與及他們的談話…..
其中一人在道 : 阿牛師弟, 你是否已請小師妹帶了詹師姐來.
無忌一聽, 認得那是當年蘇習之的聲音, 他所說的詹師姐, 一定就是詹春柔了. 但他們不是要結成夫婦嗎? 為什幺叫她做師姐呢?
另一人說道 : 蘇師兄你大可放心, 師妹雖然是師父的掌上明珠, 但她和我最是要好, 之前我只敢和她親咀和摸摸, 但是, 今天之后, 我們就要跟師父和六大派相議下月去圍摷光明頂!
無忌聽到這里馬上全身一震, 圍摷光明頂 ? 莫非他們要圍摷明教, 那不悔妹妹豈非很危險?
接著他又道 : 我已叫小師妹帶了」崑侖奴」 來, 今晚除了你可奪回詹師姐外, 我也可以替小師妹開苞呢!
蘇習之道 : 難怪這年多來小師妹的守宮砂還在, 原來你還未弄到手. 可惜我的春妹, 在我們成親之后, 被師父帶了出去辦事, 回來后跟我只有夫妻之名, 再無夫妻之實. 我還是上個月聽到你跟三師母歡好時才得知有」崑侖奴」這種藥.
阿牛道 : 哈, 三師母是我媽的妹妹, 當年她被師父騙了, 被他用崑侖奴肏了, 就變得對他言聽計從, 從一而終; 但因為師父太愛新鮮, 冷落了她, 她本身的慾念克服了崑侖奴的藥力, 把我引薦給師父到崑侖派來學武, 實則讓我每晚為她解慰. 她說她也是從大師母跟師父吵架時, 無意中聽到他們說到」崑侖奴」這藥. 后來她悄悄偷入掌門的練功房, 終于知道」崑侖奴」是什幺東西?
「崑侖奴」是一種對女性才有效藥液, 男人將它涂在陽具上跟女子交歡, 若那女子先于男方洩了, 那女子從此就會成了男的奴隸, 男的當場吩咐她, 即使要她忘記什幺都可以, 除非那男的再用」崑侖奴」肏她, 否則那吩咐的事是不會改變的. 但若男的比女的早洩了, 那功效就只會維持三天. 三師母當日就是比師父遲了才洩, 所以」崑侖奴」的藥效后來沒有了.
蘇習之說 : 「一會兒, 我們各自點了她們的穴道, 各自到一間石屋去, 我只要得回我的春妹就好了.」
阿牛道 : 我曾阿牛今日就會變成崑侖派的女婿, 只要我躲起來, 當師父和六大派圍摷魔教不成后, 我就是崑侖派的主人了. 哈哈哈…..
蘇師兄, 這里還有兩顆金槍丹, 我們一人一粒, 待會你就不會比師姐早洩了.
蘇習之說 : 唉! 若不是為了春妹和我兩個孩子, 我今日就該一刀殺了你.
曾阿牛卻笑道 : 哈哈…..你一會兒美人在抱, 你就不會這個面目了. 咦?她們來了.

無忌在外面聽到, 也覺得這個曾阿牛的行為可恥.
就在此時兩個窈窕的身影慢慢向小屋走來, 其中一人道
詹師姐快點來啦, 阿牛哥等了很久啦!
詹春柔卻笑道 : 真不明白妳為什幺喜歡那個大鬍子, 妳是二師母的女兒, 他是三師母的外甥. 師父一定不批準妳們的.
「阿牛哥, 我們來了!」
曾阿牛回應 : 小師妹妳們來了, 詹師姐.
曾阿牛引她們入屋后, 隨手關了門. 詹春柔就看到蘇習之在屋內
她馬上板起了面, 轉身想走; 就在此時, 那小師妹就快手在她身上點了幾下, 封了她的穴道.
跟著說道 : 好師姐, 怎幺見到了自己的丈夫就要跑? 嘻嘻… 送佛送到西
蘇師兄, 老婆還給你啦, 這兒一瓶」崑侖奴」, 不阻你們團聚了.
阿牛哥, 我們到外面走走」
小師妹和曾阿牛就出了屋外, 她拉著曾阿牛的手馬上跑到屋后去, 然后悄悄的說 : 「阿牛哥, 快來偷看他們. 嘻嘻」
在月光下, 張無忌看到曾阿牛是個滿面鬍子的青年, 看來跟自己年紀差不多, 而那個小師妹是一位艷麗的姑娘, 一雙碧眼帶點邪氣, 笑起來有兩個酒窩, 格外誘人.
曾阿牛卻對她說 : 碧兒, 我叫妳帶的東西都帶來了嗎?
碧兒道 : 都帶來了, 所有的崑侖奴, 銀兩手飾等…都帶了. 不要說了, 快來, 我要看看他們兩個…嘻嘻
無忌輕功了得, 跟著她們兩人不到五呎的位置, 他們都沒發覺, 只見她們攝手攝腳的來到屋后, 在小窗外偷看蘇習之和詹春柔
看到蘇習之將詹春柔躺平在床上, 輕輕將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 月色下, 看到詹春柔白白的肌膚, 蘇習之爬在她身上, 細細吻她的身體, 他一邊吻一邊說 : 春兒, 我知妳喜歡我吻妳的身體, 記得成親那晚, 我們是多快樂的. 但想不到師父竟用」崑侖奴」來奪去妳, 現在我要用」崑侖奴」來奪回妳, 請妳見諒.
詹春柔只是板著面口, 怒目而視一句話也不說….
跟著蘇習之就吻到她兩腿之間的蜜穴, 他一吻一黏的輕啜她陰唇, 詹春柔原本板著的面, 在身體的自然反應下, 慢慢地喘氣, 乳頭也在蘇習之的剌激下, 發硬起來了, 她的呼吸聲也越來越大, 越來越沈重. 蘇習之在剛才的金槍丹影響下, 下體已崩得緊緊的, 一條熱棒雄糾糾的向著詹春柔, 跟著蘇習之在陽具上涂上了 」崑侖奴」 后開始慢慢地插入詹春柔的體內, 令她不期然地輕呼起了一聲 : 呀~~~
蘇習之聽到她的呻吟后, 便開始向她抽送, 一下一下的抽插著, 節奏亦同時由慢而快, 詹春柔的叫聲, 亦由慢而快, 開始享受著抽插帶來的快感, 蘇習之為要奪回愛妻, 當然努力不懈的服待, 除了抽插外雙手也忙著搓弄詹春柔的乳房, 要令詹春柔能夠快點到達高潮………..
同時, 窗外的曾阿牛亦趁機伸手去撫摸碧兒的乳房, 起初還是隔著衣服的, 慢慢已伸進去輕捽她, 又在她耳邊吹著, 輕咬著. 碧兒雙手抓著墻壁, 不敢郁動, 身體卻享受著阿牛的愛撫, 可能她未經人事, 所以很快她滿面通紅, 呼吸已很重, 心跳聲也很大, 大得連張無忌也聽得到. 只見曾阿牛正慢慢地解開碧兒的衣服, 他連自己的衣服也開始脫去. 當他拿出」崑侖奴」時, 龍神突然對張無忌說 : 點倒他們
無忌馬上飛快的點了曾阿牛和碧兒的穴道, 而屋內的蘇習之正努力地肏著詹春柔. 他每一下的抽插, 都令詹春柔輕呼出來, 痛快的享受著. 只聽她說道 : 好哥兒我要洩了. 呀~~~~ 繼續肏我吧! 我全都是你的.
蘇習之見時機已到, 就邊肏邊說的 : 我的柔兒, 從今以后妳都是我的, 任何男人妳都不會去看一眼, 妳會是我的好妻子, 我孩子們的好母親. 好嗎? 詹春柔回應道 : 好, 好丈夫, 我以后只給你肏我, 我是你的好妻子, 孩子們的好母親. 親愛的, 再大力的肏我吧! 呀~~~~呀~~~~~呀!!!!!
在外面, 龍神卻對無忌說 : 先把他們帶去崖邊的山洞, 地上的東西一併拿去.
無忌就夾起兩人, 飛身去到崖下三丈的山洞.
到了山洞龍神就對無忌說 : 這個女的是處子, 只要你的毒龍喝到處女精血就能形成天龍訣的內丹, 之后吸夠女子的內力, 天龍訣就能大成.
你現在先吃了那些崑侖奴, 以后你的身體就能製出崑侖奴.
無忌依話喝下所有崑侖奴, 身體馬上明白了它的藥性. 亦知道自己的身體因毒龍訣的威力, 馬上就能生出」崑侖奴」
同時龍神化成一縷煙的鉆進曾阿牛的鼻孔, 不消一刻便鉆回來對無忌說 : 我已取了這小子的記憶, 你將這個小子用」臭皮囊」化了吧!
無忌卻反而不同意, 「慢著, 待我先問清楚他, 六大派何時攻打光明頂」
龍神卻說 : 不用了, 你我心意相通, 你想一想馬上便知道
無忌心念一轉馬上就有答案, 原來這個十六歲的女孩, 是何太沖和二娘所生的, 因為何太沖太花心又好色, 雖然班淑蘭管得他很嚴, 但他總是找到機會, 聚了五個妻房外, 又搞了所有的十二名女弟子, 大部份都是用崑侖奴弄的, 所以每個都只聽他的說話. 這幾天他和班淑嫻及其他男弟子們正和六大派聚合, 相量步處如何攻打光明頂, 準備一舉滅了魔教. 但因為攻打魔教太過兇險, 所以何太沖留下所有女弟子, 名義上是保護派中婦孺, 實則不想自己的女人去犯險.
因為曾阿牛是三夫人的」親人」, 除了是她姐姐的兒子外, 更是她寂寞的慰藉者, 再加上三夫人派了他和蘇習之出外辦事, 所以他們兩人能遲三天出發去 合其他人, 但曾阿牛貪生怕死, 決意弄了何太沖的女兒后, 避了那場大戰.
無忌想到這里已經忍不往, 一手叉著曾阿牛的頸項, 口吐黑氣鉆入曾阿牛口中, 一陣滋滋之聲后, 黑氣從回無忌體內, 曾阿牛就只剩下一副皮囊連著毛髮掉在地上. 張無忌在皮囊背部開了一道口子, 脫掉自己的衣服鉆進皮囊去, 全身上下大致都合適, 頭面手腳都適合自己的身型, 惟獨是那話兒, 比起現在的無忌則小了很多. 無忌低頭一看后, 拿起小刀, 就將皮囊的那話兒割掉, 他自己的巨龍, 才能在那洞口伸出來.
跟著無忌過去解開了碧兒的穴道, 一邊吻她一邊搓弄她的乳房, 她慢慢轉過神來輕呼道 : 阿牛哥, 為什幺我們來了這里?
阿牛道 : 我倆自己開心, 不用理他們了,」
跟著扯開了她的衣服和肚兜, 露出潔白的胸脯, 粉紅色的乳頭, 無忌馬上使出當年紀曉芙教他的吻乳絶技, 吻吮碧兒的乳房, 弄得她熱情高漲, 更主動伸手去摸無忌的下體.
驚呼道 : 咦? 阿牛哥, 怎幺今天變得這幺大?
無忌說 : 他今天是為而變成巨大的
碧兒說道 : 會很痛的嗎?
無忌說 : 只會快樂, 不會痛的
說著, 就慢慢張巨龍插入碧兒已經濕潤了的蜜穴中, 同時無忌按龍神的指引, 口中噴出迷幻催情毒 – 意亂情迷, 讓碧兒只覺得快樂要被肏, 而不痛楚; 無忌插到一半的時候, 遇到了阻礙, 于是他吸一口氣, 用力一挺腰, 就好像聽到」泡」的一聲, 碧兒」哇!」的一聲, 同時十指就用力抓著無忌, 無忌知道這就是破處的一刻.當毒龍喝到處女精血后, 馬上就變得活躍, 在內里不停跳動, 左沖右撞, 伸縮抽插; 弄得碧兒極度暢快, 口中呵呵地叫!!! 意態極至;

毒龍吸吮著碧兒的精血后, 天龍的內丹也因為處女精血而形成了, 毒龍的跳動吞吐, 除了把碧兒弄得瘋狂起來, 無忌也同時瘋狂起來, 兩人在水乳交融下互相慰藉, 深吻, 吸納; 同時無忌亦運起了」崑侖奴」的神效, 在兩人翻云覆雨之下, 碧兒在極度歡愉下, 呀~~~~~~~~ 的一聲把她的陰精洩了.
無忌見此機會馬上對碧兒說 : 親愛的, 今后妳就是我的人, 一切都要聽我的說話! 知道嗎? 碧兒回答說 : 主人, 碧兒知道.
「呀~~~~呀~~~~~好舒服呀, 主人碧兒很愛你. 呀~~~呀~~~~呀~~~~~
無忌每一下的抽插, 都令碧兒歡愉地呻吟叫好.
由于碧兒本身的體質特殊, 加上張無忌也是第一次和人交歡, 就在碧兒再次洩精時, 無忌亦把自己的第一度精, 熱辣辣地射進碧兒的子宮內. 兩人同時高呼 :
呀~~~~~~~~~~ 跟著就緊緊地摟著對方.
無忌感到碧兒的身體還在震動著, 于是緊緊摟著她, 吻她的面頰.
良久, 無忌才慢慢的從碧兒身體退出來.
這時, 龍神道 : 請抹一把她的精血在我上面
無忌照做后, 龍神閃出一點精光. 跟著道 : 好了, 你現在天龍訣的內丹已成, 只要你不斷去肏有內力的女子, 積聚到兩個甲子(即一百二十年)以上的女子內力后, 再破一個處子, 天龍訣就能大成, 到時你就天下無敵. 哈哈…..
還有, 每個女子只會被你吸到一半的內力, 而且每個女子只能吸一次, 再肏也不會吸到對方的內力. 這個女孩只練了兩年內力, 你吸了一半只得一年, 離兩個甲子還有很遠.
無忌道 : 明白, 那我們到崑侖派去, 那邊每個女子都練過武功, 待我去吸個飽飽的!
龍神道 : 哈哈哈哈……小子, 果然色膽包天
無忌道 : 哼! 當年何太沖迫死我父母, 對我又因將仇報. 今天只肏他的女兒可不夠呢! 我要去亂了他的崑侖派, 方可洩我心頭之恨!
轉頭道 : 碧兒, 帶我到崑侖派去見妳的母親!
碧兒道 : 是, 主人!

兩人回到崖上, 已不見了蘇習之和詹春柔的蹤影, 黑夜間, 無忌亦能視物如白晝, 他極目望去, 只見遠處有四條小小的灰影正往東邊走去, 想是他們一家四口正離開崑侖派, 此后絕跡江湖……..


無忌藉著龍神取了曾阿牛的記憶,和新開苞的碧兒走回崑侖派; 到了門前碧兒問道 : 主人, 我們現在去見娘親嗎?
無忌道 : 不, 先到丹房去, 那是其他弟子的禁地, 我們先去看看.
碧兒道 : 是, 主人
碧兒就帶著無忌左穿右柺的到了一道走廊, 走廊的盡門沒有門口, 碧兒按動墻壁上的機關, 墻上便出現一個入口, 他們便一起走進去.
無忌從旁輕吻碧兒一下, 然后道 : 寶貝真乖!
無忌只見房內, 大大小小的又瓶又樽, 儘是藥物, 還有就是很多的秘笈, 想是崑侖派歷代祖先所遺下的.
此時, 龍神說道 : 你就把這些藥物, 不論有毒與否都盡數吸納吧. 吸納以后你就能隨時運用. 這就是毒龍訣的威力.
跟著無忌吩咐碧兒, 把那些藥物都取出來, 讓他續一吸納. 一瓶又一瓶, 一盒又一盒, 不論是人蔘或鶴頂紅, 無忌都全數納入體內. 當中竟然發現有不少是催情的藥物, 無忌足足吸納了一個晚上才把丹房中的所有藥物吸清.
同時, 他又發現書架上的各種秘笈中, 缺少了一套原本寫著逆崑侖的秘笈, 他便問碧兒, 碧兒說道 : 本派是有兩儀劍法的, 我爹和大娘就是練這套劍法, 但我卻不知道有逆崑侖這武功. 呀! 對了, 兩年前爹曾對弟子們說過, 崑侖兩儀劍法不應一男一女去修練, 就好像他與大娘的那種, 是因為他們天賦使然, 才有這樣的成就, 之前曾有我派的叛徒, 使用一男一女去修練, 說是逆崑侖兩儀劍, 但那是魔道結果兩人走火入魔的死去了.所以, 兩儀劍法絕不可一男一女去修練.
無忌道 : 啊! 這可奇怪. 好了, 寶貝妳疲倦了, 好好先睡一教吧! 跟著他隨手點了碧兒的昏穴, 讓她睡著了. 跟著抱她到床上去蓋好被子. 自己卻跑了出去.

跟著曾阿牛的記憶, 很快就來到三娘(即阿牛姨子)的房外.
說著 : 三娘, 妳派弟子所辦的事已經完成, 弟子阿牛回來覆命
房中有一女聲回應 : 好, 拿進來吧!
于是, 無忌便推門進房, 順手亦將房門關好
回頭但見房內滿是粉紅的絲綢簾幕, 幕后一個女子的影子坐在貴妃椅上, 看不清她的面貌及衣飾, 但無忌已知道她就是阿牛的小姨, 她見到阿牛就說 : 爬進來!
無忌依言伏在地上, 像狗一般的爬進去, 因為他知道曾阿牛每次都是這樣的.
他爬進去后, 回一看但見一個, 淫眉細眼, 瓜子口面的少婦, 她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兜肚,上面綉了一對蝴蝶, 身上只披了一件薄如蟬翼的粉紅紗, 她一見阿牛, 雙眼已噴出了淫火, 跟著說道 : 哼! 叫你去做一點小事, 怎幺去了這幺久?!! 是不是跑去找其他的女人.
無忌笑道 : 怎會呢? 我是去弄了這本和合十二式回來和妳一同修練.
三娘笑道 : 死鬼! 什幺叫和合十二式拿來給我看看.
無忌就將丹房內的那本和合十二式交給三娘, 只見她一頁一頁的翻看, 每一頁都是一男一女赤裸身體的, 在用各種不同的姿勢在抽插, 當中畫功精細, 而且描述的姿勢又很詳細, 看得三娘開始面色微紅
無忌見此便開始伸手去愛撫三娘的身體, 由隔著薄紗到直接摸到她的肌膚,由在耳邊輕吹到吻在她的耳窩,再得三娘呼吸沈重, 跟著無忌伸手去撫摸她的下體, 發現她已非常濕潤, 她輕輕的躺在貴妃椅上任由無忌脫去她身上僅余的肚兜, 她堅挺的乳房, 雪白的肌膚看得無忌也為之一暈
她卻嘟咀地笑道 : 又不是第一次看, 有什幺好奇怪! 來, 吻我的乳房
無忌依言伏身去吻她的乳房, 輕吮她的乳頭, 令她輕輕的呻吟著
從阿牛的記憶中, 無忌得知這個三娘特別喜歡乳房被吻, 無忌開始時還裝著曾阿牛的吻法, 但見三娘只是享受但不夠興奮, 于是無忌便加入了當了紀曉芙所教的吻乳法, 令三娘享受之余也極之興奮, 同時無忌的五指也不斷撫弄她的蜜穴, 令她淫水不斷………跟著三娘柔聲的說道 : 來吧! 插我!!!
無忌便一邊吻她的乳房, 一邊脫去自己的衣服, 對好了身位. 強腰一挺!!!
將巨龍一插沒頂!!!!!
就在無忌一插之后, 三娘突然有所知覺, 兩手用力叉著無忌的頸項. 問道 :
你不是阿牛!! 你到底是誰?! 他的根沒你的粗大?
無忌雖然披著曾阿牛的皮囊, 外表跟曾阿牛無異. 但是他那根巨龍卻是真真實實是無忌本身的. 想不到一插就被三娘所發現.
無忌見三娘只是雙手叉住他的頸,雙腳卻依然繞著他的腰, 陰道還在一下一下的夾著無忌的巨龍. 于是, 無忌一語不發, 只是慢慢地用下體抽送著巨龍.
三娘卻說 : 噢!~~~ 你快說~~~~~呀! ~~~~~ 否則…..呀! 否則, 我叉斷你的頸!
她用力的抓著無忌的頸, 但覺無忌的頸項是很強勁的, 自己的力量根本叉不死面前這個容貌根曾阿牛一樣的巨根者. 同時, 她下體亦受了原始慾念的感應, 自己三十年來都沒有嘗過這樣的巨根, 很怕自己嚇走了對方, 所以雙腳繞得緊緊的, 不讓對方走開.
無忌見狀笑道 : 上天知妳每日慾火難熬, 所以派我巨龍神借這小子身體, 撲滅妳的慾火. 來吧! 盡情地享受吧!
無忌一邊說著一邊加快自己抽插的速度, 同時九陽神功的催動下, 他的巨龍變得更粗更強, 每一下的插入都插到三娘的花心. 插得她嘶聲狂叫. 無忌亦跟著那本和合十二式的圖畫, 一一用在三娘身上, 和她翻云覆雨, 癲倒乾坤. 眼見三娘雙眼開始反白. 無忌耳邊突然聽到龍神說道 :崑侖奴
無忌馬上醒覺, 在巨龍上放出崑侖奴, 就在此時三娘一聲長呼 : 啊~~~~~~~~
跟著說道 : 很爽呀! 主人! 主人有什幺吩咐?
龍神便教無忌說道 : 妳睡醒后, 就要忘記我是誰, 要記著妳除了何太沖外, 每日亥時就要找個男人來練和合十二式, 知道嗎?
三娘回應道 : 知道! 主人!
跟著無忌反覆使用和合十二式抽插了三娘兩個多時辰, 令她洩了十多次, 才讓她沈沈睡去……
龍神卻突然說道 : 咦? 原來這和合十二式, 能令你的內力運轉更暢順! 你試試看.
跟著無忌催運九陽神功, 發覺果然比之前更能運轉如意.
龍神又道 : 咦? 這個三娘也只練過兩年的內力, 看來你要練成天龍訣, 還需多插一些女子. 哈哈…..
無忌笑道 : 那先肏完崑侖派所有女子吧! 哈哈哈哈…….
無忌回到丹房后, 看到躺在床上的碧兒, 馬上又爬光她身上的衣服, 將自己還是堅挺的巨龍整根插入碧兒的蜜穴中, 才拍開她的穴道, 讓她轉醒.
碧兒緩緩轉醒, 感覺到蜜穴正被插著, 嬌柔地對無忌說 : 阿牛哥, 呀~~~ 這一覺睡得真甜, 吖~~~~~ 你弄得我很酸呢~~~~~
無忌沒有回答, 只是將自己的火棒用極慢的動作去郁動, 很慢很慢的退后, 很慢很慢的前進……熱熱的火棒在碧兒的玉洞內, 緩緩地蠕動著, 弄得碧兒由陰道壁上感到很熱很癢, 那癢法由陰道慢慢傳到心上, 癢得她的蜜穴不停地流出淫液, 癢得她伸手去拉無忌的屁股, 癢得她真呼 : 好主人, 求求你, 碧兒受不了啦! 請你用力的, 狠狠的插我吧! 求求你!!
無忌就看著她那極淫, 極渴求的表情, 心中更是一樂, 于是就將她雙腿架在自己雙肩上, 然后雙手抓住她那對混圓的乳房, 跟著發動腰力, 一抽一插地推進
每一下的抽插, 碧兒都發出她原始的極淫的嘶叫聲~~~ 她雙手按實無忌那雙抓住自己乳房的手, 不停擺動腰部, 好讓無忌插得更深. 口中不停地 呀!~~~~ 呀!~~~~ 呀!~~~~~ 地叫著, 不一刻, 她的蜜穴就噴出淫水來, 滋滋不斷, 整張床被都弄濕了. 無忌記得胡青牛的書中有道 :某些女子于極至之時就會潮吹噴精. 無忌想這就是潮吹的現象. 雖然, 碧兒把整張床都弄濕了, 但無忌依然沒有停止的繼續狠狠地抽插她, 插得她雙眼反了又反, 白了又黑. 口中只有呵呵的聲. 跟著更全身肌肉崩得緊緊的, 隨著而來就是劇烈震動. 就在她震動的時候, 無忌也將剛才未有射給三娘的精液, 全數射入碧兒的子宮之內. 口中也呀~~~~~~ 的一聲. 兩人同時到達了極盡歡愉的一刻.
之后, 無忌就伏在碧兒的身上, 兩人雙雙地睡去.


當他們醒來時, 已是二更時份, 無忌對碧兒說 : 寶貝, 我們一起到廚房弄些東西給妳娘親吃好嗎?
碧兒奇道 : 阿牛哥, 你懂煮菜的嗎? 我都不知道的!
無忌笑道 : 要孝敬岳母大人嘛, 當然要撚一手好菜啦!來,穿好衣服, 我們去弄菜.
跟著兩人跑到廚房去, 無忌隨便便弄了一蠱補湯, 三道小菜, 由碧兒帶領下, 來到她母親的別院外, 只見院門旁邊有著一棵桃樹, 蟠桃已然成熟發出陣陣香氣, 無忌心念一動, 隨手摘了一朵桃花, 在手中一弄后, 放了入那湯蠱之內.
碧兒已跑在前面去找她的娘親, 無忌快步跟上, 進入了一間房間, 房內布置簡撲和三娘的粉紅艷麗截然不同. 無忌將小菜放在 上, 然后站在門旁, 因為他知道碧兒的母親一向對曾阿牛沒有好感, 不喜歡他和碧兒交往, 而二娘自己, 則因為生了碧兒后, 再沒有養以至何太沖另聚幾個, 一氣之下就住進這個別院, 很少見其他人, 未幾, 碧兒拖著一個中年婦人出來, 只見她雙目如劍, 青釵秀髮, 雖已四十多歲但英氣之中仍有一份艷麗, 她怒目直視無忌, 好像要殺了他一般.
無忌低頭敬禮道 : 二娘妳好, 弟二給妳做了些小菜, 請慢用.
二娘則道 : 呸! 小子, 我已跟你說過, 不要再纏著碧兒, 否則我便殺了你, 難道你以為我不會嗎?
碧兒馬上慌忙的說道 : 媽, 先不要動氣, 妳身子不好, 阿牛哥燉了些補品給妳
說著, 碧兒拿開湯蠱的蓋子, 登時香氣四溢, 淡淡的桃香飄送. 二娘不想女兒不高興, 只好張口喝了半碗, 突然忽有所覺的拋掉碗子, 飛身到墻邊拿起她的青鋒劍, 青鋒出鞘指著無忌道 : 小子, 你在湯內下了什幺?!!
無忌輕輕笑道 : 沒有什幺? 只是會令二娘妳快活的桃花瘴. 二娘不用仇, 待會我會好好的服待妳, 就好像我服待碧兒一般. 嘿嘿…..
二娘怒道 : 蓄生! 我殺了你!.
二娘挺劍直剌無忌, 她出劍快捷淩厲, 眼看無忌是避不了這一剌的, 但是, 剌到離無忌身前一呎的地方, 青鋒劍突然 「噹!」 的一聲掉在地上.
二娘原本是何太沖的師妹, 原本要和何太沖一同練兩儀劍, 但卻被班淑嫻以威壓手段, 強嫁了給何太沖, 后來何太沖又貪圖二娘的姿色, 偷偷搞上了, 還有了碧兒這個胎兒, 二娘便嫁了給他做妾, 但二娘本身的崑侖劍法, 功力之強實與何太沖相差不遠, 青鋒劍在她手上二十多年, 從未如今天一樣掉在地上.
無忌看在眼中, 咀角帶著姦淫的笑容說道 : 隨了桃花瘴外, 我還加送了一度失傳了百多年的」悲酥清風」在湯中呢! 嘻嘻…..
二娘突覺全身軟弱, 一點內力也使不出, 連站也站不穩, 緩緩地坐在地上. 她轉頭一看自己的女兒, 卻見她已被無忌點了昏穴, 沈沈睡去,.
無忌笑道 : 有些事情, 做母親的是不應讓女兒看到的, 對嗎?!
二娘怒道 : 蓄生! 我一定殺了你, 吃你的肉, 飲你的血!
二娘雖然憤怒, 可惜就是用不到力, 就好一頭待宰的羔羊一樣.
無忌一手把她抱起道 : 哈哈…… 我一會就給妳喝! 哈哈
無忌將二娘放在床上, 然后一件一件的將她身上的衣服脫去, 二娘又羞又怒雙眼發紅. 因為數十年來就只有何太沖看過她的身體, 她生了碧兒之后就連何太沖也沒有看過. 她十六年來躲在別院中, 連陽光也少見了, 所以她的身體白得像沒有血般, 一對混圓的乳房白里透紅, 堅挺不墜. 在她盛怒之下, 血氣運得起來, 非旦不能解除悲酥清風的毒力, 更加快了桃花瘴催情藥的發作!
二娘口中只道 : 蓄……蓄生…………惡…….惡…….魔………., 我……….我………..
無忌見狀, 知道桃花瘴已發揮作用, 就用兩只手指輕輕的弄著二娘的乳頭, 這樣的剌激下, 二娘的乳頭慢慢變硬了, 口中只是 : 呵~~~~呵~~~~~的呼著氣!!!
無忌用另一只手伸到她兩腿之間, 撥弄著她的黑草叢, 觸碰到她的陰唇, 輕捽她的陰蒂……..
二娘極想緊敝雙唇不發任何聲音, 可是在藥力影響下, 她就不能控制自己, 還主動的分開雙腳, 讓無忌更易觸到她的陰戶. 口中就不停的叫道 : 蓄……蓄生……不…..不要………….停……….不, 不………不……..要……呀……..停……….不………不………..呀………..噢………呀……….
無忌兩手的節奏不斷加快, 令二娘的反應不斷加劇, 很快, 二娘已完全被藥力控制了, 身體不斷擺動地迎合無忌雙手, 未幾就口中狂呼一聲 : 呀!!!!!!!!!
全身劇烈震動起來!!!!!

無忌才慢慢停下他的動作, 鬆開雙手, 但二娘反而捉著他的手, 并說 : 好人, 請給我! 抱我!
無忌笑道 : 給妳什幺?!
二娘沒有回答, 只用自己僅余的氣力, 圈著無忌的頸拉他熱吻起來, 他們四唇交接, 熱熱的吻著, 深深的吻著, 無忌一邊吻著一邊脫掉自己的衣服. 兩手不停搓弄二娘的乳房, 他們深深長長的一吻之后, 二娘輕叫著 : 肏我, 請肏我…….
無忌便爬上二娘身上, 準備一插到底之際, 二娘突然說道 : 請輕一點, 我很久沒有了.
無忌明白, 她真的十幾年沒有肏過, 于是將巨龍對著她的陰戶, 輕輕的碰撞著, 他每撞一下, 二娘的雙腿便分開多一點, 十數下之后, 二娘的陰戶已能含著無忌一小半的龍頭, 跟著無忌慢慢的挺進, 每入一分, 就停一停, 好讓二娘慢慢適應,
二娘也配合著, 每到能夠接受時就點一點頭, 讓無忌知道能繼續前進. 終于, 無忌完全將巨龍插入二娘體內, 二娘輕呼道 : 嗯! 很滿, 很脹! 呀~~~~ 來吧! 可以了, 請用力操我吧!
無忌聞言也不客氣地開動攻勢, 一下又一下地抽出, 一下又一下地插入, 慢慢地改變節奏, 由一出一入的抽送, 變為三淺一深的抽插, 又變成九淺一深地插著, 跟著又回到一出一入的狂插她. 不斷的抽插令二娘慾死慾仙, 快慰無限.
口中不停地叫道 : 噢!~~~ 很爽! ……呀~~~~呀~~~~~用力~~~~~呀~~~~~~
她好像已忘了剛才想要殺了無忌的樣子, 在盡情享受著她久違了的肏穴, 無忌每一下的抽送, 都引發她心深深處的慾念. 極盡歡愉下開始洩精.
就在這時龍神急道 : 崑侖奴
無忌馬上從歡愉中醒覺, 運起崑侖奴和悲酥清風的解藥, 跟著二娘一邊洩著一邊叫道 : 啊~~~~啊~~~~真是太美好了. 主人, 請吩咐奴婢 啊~~~~~~~
無忌說道 : 好, 你要忘記我是誰, 好好睡一覺, 睡到三天后才醒, 醒來后就帶妳的女兒和崑侖派的秘笈找個沒人認識妳們的地方, 好好修練吧!
二娘說道 : 知道, 主人!
跟著無忌再狂操了兩個時辰, 將和合十二式用了兩遍, 才在二娘的口中發射了今天的第二度精. 而二娘于喝了所有精液后, 亦筋疲力竭地緩緩的睡去了.
跟著龍神就對無忌道 : 這個二娘本身有三十多年的內力, 你吸了一半現已有差不多二十年的內力了.
無忌笑道 : 想不到她這個年紀還這幺好操, 哈哈……. 好, 下一個操四娘還是五娘好呢?
龍神笑道 : 小鬼, 先弄醒你的碧兒, 問問那兩個娘的事情, 因為曾阿牛都好像沒見過她們.
于是無忌便解開碧兒的昏穴, 讓她醒來, 便道 : 寶貝, 起來吧! 妳媽已睡著了.
碧兒睡眼矇眬地, 跟著無忌走出庭園, 無忌看到樹上已熟的桃子, 突然心念一動, 便對碧兒說 : 我們摘些桃子, 送給其他師姊吃吧!
碧兒拍手叫道 : 好呀! 她們都喜歡吃桃子的, 尤其是五娘, 她以前很愛吃的, 但自從五年前, 病過以后, 就整天躲在房內悶悶不樂的, 偶爾找一兩個師姊替她洗腳外, 就都不見人, 好像得了什幺病似的.
無忌聽了也是心頭一震, 好像想起了些什幺事, 但他跟著又問 : 那四娘呢? 她喜歡吃嗎?
碧兒則嘟長了小咀的說道 : 四娘比我媽還要深閨, 我都好幾年沒見過她了….. 有次我去探她, 她說自己病了, 所以不便見我, 也不知是什幺病, 只是不見人.
媽說四娘是很固執好勝的, 她武功比我娘的還要高, 爹爹和大娘都和她是伯仲之間, 嫁了爹后不久, 就把自己鎖在園中, 跟著就聽說她病了, 要夏劍師姐去照顧她. 爹爹好像都很怕她的.
無忌一邊聽她說四娘與五娘的情況, 一邊採摘桃子, 同時又在桃子上種下桃花瘴催情藥. 採摘了十來個后, 就對碧兒說 : 那我們先送桃子去給五娘吃好嗎?
碧兒笑道 : 你是主人, 你說怎樣便怎樣吧!
他們嘻嘻哈哈的來到五娘的房外, 剛巧師姐冬冬 著一桶熱水來到, 她見到碧兒和阿牛就說道 : 咦? 阿牛師兄, 你不是跟師父去了嗎?
無忌道 : 我是剛替三娘辦完事回來的, 準備過兩天便去會合師父.
冬冬就道 : 那就好了, 五娘剛好要找人替她洗腳, 她今天說要找個男的師兄, 我跑遍整個崑侖派, 都沒見到個男師兄, 正想硬著頭皮替五娘洗腳, 但你知道她一不高興就會找師父出氣, 師父一氣就有人要遭殃了! 你在這里就太好了, 來, 我替你拿桃子, 你進去服待五娘洗腳吧!
無忌笑道 : 我剛好和小師妹來送桃子給五娘吃的, 替她洗腳我是沒問題的, 只是………..我又沒見過五娘, 好像不大好吧
碧兒笑道 : 阿牛師兄, 你都知道我爹發起脾氣來是不得了的, 我和你一起進去, 先說兩句好話吧!
「那就多謝小師妹了, 對了, 待會請妳和冬冬師姐把其它的桃子送去給師姊們吃吧!」 無忌一邊行一邊在碧兒耳邊說了些話.
碧兒偷偷笑道 : 嘻..知道!
于是三人一起進了五娘的房間, 只見床前有一幅布簾的屏風, 屏后有一個身影, 想來她就是五娘.
冬冬馬上便道 : 五娘, 剛好阿牛師兄回來了, 他可替妳洗腳.
五娘回道 : 嗯, 那個阿牛, 我沒有見過的
無忌聽出五娘的聲音, 像是萬般心結都解不開似的, 憂怨;凄美
碧兒馬上回道 : 五娘, 牛師兄是三娘的外甥, 舊年才入門的, 他是懂得醫術的, 他聽說妳和四娘都病了, 馬上去尋找靈藥, 這里有個仙桃, 是他從山上尋回來的, 妳先吃吃吧!
冬冬也道 : 是呀! 他是剛剛回來的. 跟著就把桃子切片后給五娘吃
無忌則在調校洗腳的水溫. 并道 : 五娘, 水溫已調好, 請試試吧!
五娘品嚐完那些桃子后道 : 碧兒, 這桃子跟妳娘庭園的沒什幺分別呢! 妳兩個小妮子都幫他說好話? 好啦! 妳們兩個出去吧! 我不會吃了他的.
碧兒和冬冬都同時伸一伸舌頭, 攜著其它的桃子出去了, 關門后無忌聽到她們說 : 拿去和其她師姐們一起吃, 嘻嘻…….
無忌將熱水放在屏風之前說道 : 五娘, 說試水吧!
只見一雙玉腿, 在屏風后面伸出來慢慢放入水中道 : 嗯, 還好!
接著五娘從屏后伸了一只手出來, 掌心上有一顆小小的丹丸, 說道 : 吃了它
無忌依然放入口中, 馬上就知道這是何太沖的秘丹 : 入神丹
吃了后, 兩個時辰的事情都會完全忘掉, 但又神志不失, 只是配製繁複, 所以何太沖情愿用崑侖奴先姦很服他的女人, 也很少會用此失神丹.
跟著無忌雙手于入水中, 輕輕柔柔地按摩五娘的雙腳, 剛剛冬冬已說過, 五娘每次洗腳都要個多時辰才足夠. 在無忌輕輕按摩下, 不久就聽到五娘的呼吸聲變重. 口中還細細的叫道 : 小神醫…..小神醫…….
聲音極之細微, 又隔著布屏, 只有無忌如此內力深厚的才能聽得到. 很快無忌就醒起, 五年前幫五娘醫治金銀血蛇的病毒時, 每天都為她吸吮腳指上的毒液, 將她由一只粗壯的豬蹄, 吸回今日的纖柔小腿, 最后的三天無忌更曾用挑逗的吮法, 弄得五娘在自己面前撫弄她自己的陰穴, 這事何太沖當然不知道, 否則一定不會放過無忌.
無忌想起此事很, 便輕輕托起五娘的右腳, 細看下她每只腳指頭上都有一點小小的凹冚點子, 那就是當年的蛇牙印. 跟著無忌輕輕的黏吮五娘的腳指, 每一口都是細細的, 輕輕的吸吮著. 當無忌第一口吸吮五娘的腳指時, 她馬上全身一震, 突如其來的剌激, 就是自己日夜不能忘懷的感覺, 當日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 弄得自己死去活來的人, 這些年的渴求, 不論她用女弟子或男弟子為她洗腳百多遍, 都沒有這一種甜美的感覺. 五娘忍不住驚叫道 : 小神醫! 是你嗎?
無忌笑道 : 是的, 是我, 五娘的病不是早已好了嗎? 怎幺還要臥床不出, 我看妳的脈像, 并沒有什幺大病, 只是一種懷念事物的心病吧!
無忌一面說道一面催動內力, 慢慢由五娘的腳底下, 傳入她身體. 由腳底的涌泉穴輸入, 經然穀, 照海, 太溪, 水泉, 太鐘, 複留. 交信等穴道至腹上, 原應繼續上游至舌下的廉泉穴而成』足少陰腎經』, 但無忌卻于交信穴時改迴繞過丹田, 到抵會陰穴. 五娘頓覺一股暖流在會陰積聚起來, 熱力慢慢形成球狀似的, 越積越大,
無忌同時又使用五年前的挑逗吮法在含吮五娘的腳指. 五娘不期然地發出
唔~~~~~~唔~~~~~~~~ 之聲, 跟著她還自己伸手去撫摸自己的下體
無忌仍然不斷的將內力傳入五娘的會陰中, 那熱球已大得充滿了她的下體似的, 脹脹的, 暖暖的, 還在動著, 弄得五娘有從內里痲癢出來的感覺, 想抓又抓不到.
難奈非常, 只好開口求饒 :小神醫, 喔! 很脹啊! 啊! 很難受…..呀!~~~~ 求….求你……呀~~~~唔~~~~~ 救我, 放過我… 呀~~~~~~~
無忌聽到五娘這樣說, 就馬上反運內息, 一瞬間徒空了五娘體內的所有內息.
五娘隨即 「啊!」 的一聲叫了起來 下體馬上空蕩蕩的, 完全失落的…..
她一下子坐了起來, 拉開布屏, 一手捉著無忌的手道 : 小…..小神醫, 你真要我的命!
無忌笑道 : 弟子只是按五娘的吩咐去做.
五娘說道 : 啊! 小神醫已變了大鬍子了. 那我現在吩咐你, 用你的身體填滿我的空穴.
無忌笑道 : 弟子謹遵吩咐說著便爬上床來準備替五娘寬衣之際,
但五娘卻捉著他的手道 : 不要, 我要你粗魯的強暴我, 要把我操死
于是, 無忌一手將她推倒在床上, 跟著用力將她身上的衣服撕開, 嗤嗤之聲, 五娘的衣服就像蝴蝶般一遍遍的飄到天上, 口中就在叫道 : 哇! 不好! 哇~~~~不!
但臉上卻露出歡暢的表情, 無忌很快就撕破她所有衣服, 露出雪白的肌膚, 粉紅的乳頭, 不疏不密的黑色三角, 無忌也脫掉了自己的衣服, 雙手捉著五娘的腿
把她拉到自己身前, 五娘隨手揮拳輕打無忌, 口中輕叫著 : 不好呀! 不….要….
無忌知她只是渴求他粗暴地對她, 于是, 狠狠的一挺腰, 猛力將巨龍沖入五娘的蜜穴中. 五娘馬上大叫一聲 : 呀!!!!!!!!!
無忌一手按著她的口, 一手用力抓住她的乳房, 下身猛力的抽插著.
五娘張口的咬著無忌的手, 下身不停擺動著, 迎接無忌每一下的沖擊, 雙手則捉緊無忌的手, 讓他可狠狠的抓著她的乳房
對一般人而言, 猛力抽插數十下后, 就必須要回氣; 但無忌身負毒龍訣之巨龍神威, 還有九陽神功的持久耐力, 狠抽了佰多下, 仍不需回氣, 但五娘已雙眼反白, 呵~~~呵~~~~亂叫, 已洩了三次; 無忌依然沒有停下來, 只是改了節奏, 由一抽一插, 改為九淺一深的插著, 每一回的深深插入, 都令五娘全身一震.
她身體不斷擺動來迎合無忌, 無忌亦開始用她的身體來展示和合十二式, 每一個動作姿態的轉換, 都令五娘如瘋似癲, 多返抽送令無忌亦接近要爆發的時候.
龍神就突然叫道 : 崑侖奴!
無忌馬上醒覺, 運起崑侖奴, 在五娘再洩的情況下跟她說 :
妳待會要好好的睡去, 睡醒后就要忘記我的一切, 以后妳要每天去找個男子來吮妳的腳子, 吮過之后妳就和他交歡, 知道嗎?
五娘說道 : 知道, 主人!
跟著, 無忌便反轉了五娘的身體, 用狗仔式的狂插她, 插得她頭也碰到了墻. 她口中就不停的叫道 : 呀~~~~好深呀~~~~~主人~~~~~呀~~~~~~呀~~~~~~~
無忌亦到了爆發的時間, 就一下子將精液全射入五娘體內. 五娘接受的同時全身也劇烈地震動, 震個不停……………良久, 當無忌退出來的時候, 她還在震動著.
無忌看到她那還流著精液的陰戶, 都被自己操得整個都紅腫起來. 就只是 : 嘿! 的一聲, 穿回自己的衣服退出房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