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慕容復玩騷舅媽
慕容復玩騷舅媽

慕容復玩騷舅媽

話說慕容複因為無法忘記舅媽,于是下定決心,來到曼陀山莊,在侍
女的通報下,慕容複被帶到了一件閨房里。

  慕容複正好奇怎麼把自己丟這里沒人接待,房間里的一扇暗門突然打開。

  慕容複雙眼一看,胯下的雞巴便硬的要頂破褲子!

  「大雞巴複兒,你終于舍得來找舅媽啦,舅媽想死你了!」

  一個身上僅僅只有兩根細帶從肩膀上向下拉直,遮擋著兩顆奶頭,一直垂到
腹部交匯在一起,從女人的兩腿之間穿過,兩片肉肉的陰唇完全暴露在外賣,赤
裸著一雙玉足,腳趾甲上染著黑色的指甲油。

  這個穿的比妓女還要淫亂不堪的女人正是慕容複心心念念的大美人:他的舅
媽阿蘿!

  「哼,看來人家的大雞巴複兒一點都不想人家了!」

  見慕容複呆呆的模樣,阿蘿心里歡喜,但是臉上卻故作委屈的說道。

  「好舅媽!我的好舅媽!你真美!」

  慕容複終于反應過來,馬上沖到大美人的身前,將大美人緊緊的抱到了懷里。

  「哼哼,舅媽哪里美啦?都老了!」王夫人嗲嗲的說道。

  「好舅媽哪里都美!舅媽!複兒忍不住了!複兒要肏騷舅媽!」

  慕容複雙眼冒火的看著王夫人,一雙大手在大美人完全裸露著的大屁股上揉
捏著。

  「等下……舅媽給你準備了你最喜歡的禮物呢!去椅子上坐著,頭枕到桌上。」

  王夫人嬌嗔一句,拉著慕容複坐到了椅子上,然后她爬到桌上,站到了慕容
複的頭頂,嗲嗲的說:「沒良心的,人家聽見你來了,馬上就給你準備禮物了!」

  慕容複想到之前的淫戲,以為大美人要尿在他頭上,于是慕容複一臉興奮的
張著嘴:「好舅媽,快來吧!複兒好想你的味道!」

  王夫人風騷的掃了一眼侄兒,扯掉身上的絲帶,赤裸裸的蹲在了慕容複的頭
上,散發著大美人尿騷以及腥膻味的小穴就貼在了慕容複的嘴上,嗲嗲的說:
「好複兒,吃吧,騷穴穴想死你了!」

  看著已經不停的留著美人淫水的小穴,慕容複張開嘴,貼了上去,舌頭快速
的舔弄著大美人的小穴。

  「嗚嗚……好舒服……複兒!我的複兒,吸一吸騷穴,舅媽的禮物在里面呀
……」

  王夫人一邊蹭著慕容複的嘴,一邊大聲的浪叫著。

  聽見舅媽的聲音,慕容複便將嘴完全貼在小穴上吸吮著,舌頭同時也伸了進
去,在沾滿了淫水的小穴里快速的舔弄,攪拌著。

  「就是那里……快……吸一下……舅媽給你準備的大禮……哦哦……」

  慕容複舌頭頂到了一個軟軟的物體,于是抽出舌頭,將兩片陰唇吐出,使勁
的吸著小穴,淫水不斷的流到他的嘴里,被他咕嚕一聲咽了下去。

  經過一炷香的時間后,那個軟軟的物體終于被慕容複吸了出來,原來自己的
大美人舅媽竟然將一根香蕉塞進了小穴里!

  「嗚嗚……出來了……好舒服呀……好複兒,吃下去,快吃下去,吃完舅媽
餵你最喜歡的尿尿!」

  隨著香蕉滑出小穴,王夫人也達到了一次高潮,小穴里不斷的噴出淫水,淋
的慕容複一頭一臉。

  慕容複品嘗著帶有舅媽液體的香蕉,只感覺比這半年吃的任何山珍海味還要
好吃,不一會,便將這根淫水香蕉吃進了肚子里!

  吃完后,慕容複咂咂嘴,還沒開口,王夫人的大屁股又壓了下來,小穴壓在
他的嘴上,同時浪叫道:「複兒,快,吸一吸舅媽的尿眼……舅媽今天喝了好多
水,嗚嗚,尿了,尿了!」

  慕容複還沒吸上兩口,大美人的騷尿便噴了出來,慕容複張大嘴巴,不斷的
發出咕嚕咕嚕的吞咽聲,將他想了大半年的圣水喝了下去。

  「好複兒,舅媽還有要獎勵給你的。」

  王夫人騷浪的一笑,還沾著尿液的小穴在慕容複的頭上摩擦了一下,向前移
動了一步,將粉嫩的屁眼抵在慕容複的嘴上。

  「好複兒,來吧,人家可是天天都有洗這里的哦,這里也有寶貝呢,而且一
路上忍得人家都快憋不住了。」

  看著眼前大美人的小屁眼,慕容複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將嘴貼了上去,舌頭
快速的鉆著王夫人的屁眼,一點一點的擠了進去。

  「嗯啊……好舒服……好喜歡複兒,哦哦……舔屁眼,舅媽的屁眼好吃嗎?
香不香?」王夫人一邊浪叫著扭動屁股,一邊將手指扣進了不停流著淫水的小穴
里扣弄。

  「嘶溜嘶溜……好吃……好香……真好吃!」

  慕容複一邊用舌頭在屁眼里狠狠的鉆著,舔著王夫人的腸壁,一邊含糊不清
的說著。

  「嗚嗚……好複兒真會舔……嗯哦……舅媽要夾不住了……複兒……複兒…
…張開嘴……舅媽餵你喝好東西……嗯啊……出來了……」

  王夫人屁眼一松,一道白色的液體從屁眼里噴進慕容複的嘴里!

  「咕嚕咕嚕」

  「好複兒……留一口,餵給舅媽喝……嗯哦哦哦……」

  尿眼一松,未排盡的尿液噴了出來,將慕容複的身上的衣衫打濕,一股美人
尿騷味在房里飄蕩。

  慕容複一直吞咽到嘴上的屁眼不在噴出液體,才從王夫人的胯下鉆出來,吻
上王夫人的朱唇,將她屁眼里噴出來的液體渡到王夫人的小嘴,餵她喝下去。

  兩人的舌頭又互相攪拌了一會,慕容複才松開王夫人的紅唇,揉著胸前鼓脹
的大奶子問道:「好舅媽,這是什麼,怎麼甜甜的這麼好喝還有點熟悉感?」

  「嘻嘻,這是舅媽的尿液加上了牛奶,比羊奶的味道是不是好多了?」

  王夫人騷騷的擡起小腳,踩在慕容複的褲襠上,搓著慕容複的雞巴嗲嗲的說
道。

  「騷舅媽,半年沒見你就騷成這樣!說!有沒有背著我勾引男人!」

  慕容複狠狠的捏著王夫人的奶頭,眼帶兇光的說道。

  「啊……好痛……複兒……舅媽沒有啊,松手呀……痛死了!」

  王夫人痛的一陣大叫,搓著雞巴的腳丫也為之一頓。

  「哼,要是讓我知道你背著我偷漢子,看我不捏爆你的奶子!」

  「人家哪里敢呀,人家一身浪肉都是複兒的,這半年舅媽天天就靠黃瓜解渴
了,快讓我吃吃你的大雞巴,想死我了。」

  兩只小腳丫靈活的將慕容複的褲子脫下,王夫人迫不及待的雙手撐在椅子上
就將雞巴含進嘴里一陣吸吮。

  「唔唔……好濃的味道……大雞巴……想死我了……好吃……嘶溜嘶溜……」

  「哦!騷舅媽,把你的騷穴壓我臉上。」

  慕容複將王夫人的屁股擡到自己臉上,嘴一張將兩扇陰唇含進嘴里,舌頭插
進肉穴里,吸吮舔舐同時進行。

  「唔唔……好爽……唔唔……複兒想舅媽的淫水嗎?」

  「想死我了,這股味道,呲溜呲溜……好吃……騷舅媽……」

  兩人都將對方的性器官含進嘴里吸吮,舔吻,房間里只剩下一連串的「嘶溜
嘶溜」聲。

  「唔唔……爽死我了……舅媽又來了……複兒……尿了……」

  大約過了一刻鐘后,王夫人的小穴一陣抽搐,淫水混合著尿液同時噴了出來。

  「好喝……騷舅媽,躺好,大雞巴要回家了!」

  慕容複咂咂嘴,將雞巴從王夫人的嘴里抽了出來,將王夫人壓在桌上,雞巴
對準沾滿淫水尿水的小穴肏了進去。

  「哦哦……複兒的大雞巴……肏進來了……肏的好深哦哦……」

  王夫人兩條玉腿被壓到胸前,屁股被因為雙腿被壓在胸前而微微翹起,隨著
慕容複肉棒的抽送而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好舅媽!騷舅媽!騷穴里還是這麼緊!複兒愛死你了!」

  慕容複肏了一會后,將王夫人扶起,讓王夫人蹲在桌邊,快速的低下頭,在
淫水泛濫的小穴上舔舐了兩下,接著才將肉棒重新插進大美人的小穴里。

  「嗚嗚……好丟臉的姿勢……複兒……哦哦……又舔人家的穴穴了……啊啊
……大雞巴又進來了……肏的好深……舅媽好美……」

  王夫人雙手撐著桌面,蹲在桌上,而慕容複則是站在地上。將肉棒送進她的
小穴里抽送。

  「好舅媽……哦哦!你的大屁股撞的我好爽!騷一點,騷舅媽!」

  「大雞巴肏舅媽的騷穴穴……舅媽喜歡複兒的雞巴……嗯唔……舅媽又要泄
了……複兒肏深點……大力點肏……」

  「我也要來了,騷舅媽!複兒射死你!」

  隨著慕容複的大吼,精液從龜頭上射出,將王夫人的子宮灌滿!

  「好燙……複兒的精液燙死騷穴了……舅媽也來了……哦哦……去了……」

  王夫人花心大開,子宮里被灌的滿滿的,花心里也噴出了大量的淫水,仿佛
尿尿般流了出來。

  高潮后的王夫人靠在慕容複的懷里,微微的喘著香氣,回味著被侄兒內射射
滿的快感。

  「爽嗎?我的大騷穴舅媽!」

  「爽……舅媽好爽……」

  接下來,兩人又在房間里肏了起來,直到晚上吃飯時,王夫人已經被灌的三
張小嘴都飽飽的,抱著慕容複睡了過去。

  自這一天之后,慕容複每天都會往王夫人的小穴和屁眼塞進一些食物,或是
水果,或是牛奶,或是一些熟食,在王夫人的淫水滋潤夠了后,再讓王夫人蹲在
自己頭上,讓王夫人自己擠出來餵給自己吃下去。

  王夫人也喜歡上了蹲在情郎頭頂,用勁憋出小穴或者屁眼里食物的快感,尤
其是屁眼被慕容複插進香蕉,再擠出來時,總會給她一種拉屎給侄兒吃的快感,
往往屁眼里的香蕉還沒出來,尿液就先噴了慕容複一頭一臉。

  或許是因為太久沒有品嘗大美人的尿液,這幾天慕容複經常讓王夫人一直喝
水。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里。王夫人便有了尿意,每當尿意一來,慕容複便會馬上
躺好,讓大美人蹲在自己的頭頂尿出來,然后再喝進肚子里。

  所以這幾天里,慕容複一點水未進,天天都是喝著大美人的尿液,把王夫人
羞的不行,又期待著侄兒品嘗自己尿液時的表情。

  這一天早上,王夫人醒來后,看著睡在旁邊的侄兒,羞紅著玉臉,蹲在了侄
兒的頭上,小穴磨蹭著慕容複的嘴巴。

  「唔唔……舅媽,醒了啊!啪嘰!」

  慕容複說著的同時就在流著淫水的小穴上親一口,接著張開嘴巴,等著自己
的早餐。

  「冤家……人家被漲醒了……嗯嗯……」

  隨著王夫人的控制,小穴微微張開,一個雞蛋緩緩的擠了出來。

  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王夫人如今已經控制好力度,讓雞蛋緩慢的滑出小穴,
方便慕容複欣賞自己淫賤的下蛋的姿態,撒尿時,尿液也能緩慢的從尿眼里流出,
讓慕容複一邊欣賞一邊品嘗自己的騷尿。

  「複兒,好看嗎?小穴下蛋喜歡嗎?泡了一晚的淫水雞蛋好吃嗎?」

  雞蛋從小穴里滑出,到雞蛋滑出一半的時候,王夫人收縮著小穴,緊緊的夾
住一半雞蛋,讓慕容複觀看露出的一半雞蛋。

  「唔……好騷的淫水,好吃!騷舅媽的淫水味道太棒了!」

  慕容複先是聞了聞,接著伸出舌頭在雞蛋上舔了一圈,咂咂嘴后咬下一半,
在嘴里嚼著咽了下去,接著又說道:「騷舅媽,侄兒口渴了!」

  王夫人嚶嚀一聲,羞紅著玉臉放松尿道,讓騷尿緩緩的流了出來,尿到了慕
容複的嘴里,待尿了一半后,將剩下的尿液憋回去。又將剩下一半的雞蛋擠到了
慕容複的嘴里。

  「嗚嗚……複兒好變態……可是舅媽好喜歡……喜歡變態的複兒……」

  低頭看著慕容複吃下雞蛋后又張開嘴,王夫人一邊呻吟,一邊將剩下的騷尿
尿到了侄兒的嘴里。

  「不是很飽,下次舅媽塞二顆進去吧,接下來該舅媽吃了。」

  等喝完后,慕容複幫王夫人清理了一下小穴,便起身將王夫人放倒在床上,
雙腿折到了王夫人的頭頂,屁股朝天的翹著。

  「變態……一天到晚想著作踐舅媽……」

  想到馬上要發生的事,王夫人雙眼水汪汪的看著慕容複,兩只手在屁股上撐
著。

  「就是喜歡舅媽不要臉的模樣,比母狗還下賤的騷樣!」

  慕容複應了一聲后,從床頭拿出一根特質的軟管,將一頭緩緩的插進王夫人
的屁眼里,另一頭含進嘴里,使勁的吸了一口。

  「真香!」

  吐出軟管,慕容複拍了一下王夫人光潔如玉的屁股,將軟管拿到王夫人的臉
上,壞笑著看著王夫人。

  「變態……」

  王夫人雙眼迷離的看著慕容複,將軟管咬進嘴里,吸著軟管,不時的發出一
聲聲咕嚕咕嚕的吞咽聲。

  半刻鐘后,王夫人打了一個飽嗝,吐出嘴里的軟管,羞澀的看著慕容複。

  「滿意了吧……大變態!」

  慕容複看著小穴里又開始流淫水的王夫人,連連點頭的說:「滿意滿意,舅
媽,味道好嗎?」

  「壞死了……」

  王夫人放下腿,跟慕容複抱在了一起,騷騷的用一只小腳丫撥弄著侄兒的大
雞巴,同時將另外一只腳擡到兩人的面前,淫蕩的伸出舌頭在腳趾上舔舐著。

  「變態……人家一天沒洗的腳丫哦……味道很濃噠……」

  慕容複聽見王夫人的話,再看著大美人的舌頭在她自己的腳丫上舔舐,哪里
還能忍,張開嘴就將五顆腳趾含進嘴里,舌頭在味道最濃的腳趾縫里舔舐。

  「哦……好複兒……香不香……人家的騷腳丫好吃嗎……舔的人家心都化了
……」

  王夫人一邊舔著白嫩的腳心,一邊嗲嗲的說著,撥弄著大雞巴的那只小腳將
大雞巴壓在慕容複的肚子上,快速的搓著大雞巴。

  「騷舅媽……以后你的騷腳不許洗……天天都不能不許!侄兒要每天吃你的
騷腳,真香,嘶溜嘶溜……騷腳丫好吃……」

  「唔……多舔舔人家的腳趾縫……舅媽每天都等你用舌頭給舅媽洗騷腳……
好舒服……嗚嗚……」

  慕容複一邊吸吮著蔥白的腳趾頭,一邊用舌頭在腳趾縫里打轉,將王夫人的
腳趾舔的都是口水,再將腳丫壓在自己的臉上,用鼻子聞著腳丫上散發的馨香。

  兩人說著淫穢不堪的話,大約舔了一刻鐘王夫人的腳丫后,慕容複的大雞巴
一陣抽搐,精液射在了王夫人的腳心上。

  王夫人淫蕩的將沾滿了侄兒精液的腳丫舉到嘴邊,用舌頭清理著腳丫上的精
液。

  看著王夫人淫浪的舔著腳,慕容複的大雞巴一陣跳動,將大美人壓在床上,
讓大美人舔著她自己的腳丫,肉棒插進大美人的肉穴里,快速的抽送著。

  「哦哦……複兒……肏死舅媽了……肏深點……唔唔……騷穴好爽……繼續
舔我的腳趾……」

  王夫人一邊舔著自己的腳趾頭,一邊將另外一只腳踩在慕容複的臉上,腳心
磨蹭著慕容複的嘴巴。

  慕容複嘴一張,舌頭在大美人白嫩的腳心上舔舐著,然后將涂著粉色指甲油
的腳趾含進嘴里。

  「好舒服……舅媽好喜歡……複兒一邊舔人家的臭腳……一邊肏人家的騷穴
……嗚嗚……複兒……舅媽要尿了……哦哦……要尿了……」

  一聽大美人要尿了,慕容複狠狠的肏了幾下后,吐出嘴里的腳趾,拔出肉棒,
將王夫人的屁股擡起,將大美人的騷穴含進嘴里,舌頭鉆進騷穴里快速的攪拌,
沒兩下,在王夫人高亢的浪叫聲中,尿液混合著淫水一起噴進了慕容複的嘴里。

  「咕嚕咕嚕……」

  慕容複喝完大美人的汁液后,又重新提槍上陣,雞巴插進王夫人的騷穴里快
送的肏著,最后雞巴一麻,精液射進了王夫人的騷穴中。

  為了讓慕容複對自己更好,王夫人依著慕容複的要求,上午穿著棉襪厚鞋把
自己的小腳丫捂的一脫鞋子就能聞到一股濃郁的香氣,下午則是穿著一雙木履,
兩只散發著濃郁香氣,汗味的小腳丫赤裸裸的暴露出來。

  身上則是時常只穿著一條薄紗制成的裙子,在陽光下就跟沒穿似的誘惑著人。

  兩人每天過著淫亂不堪的日子,王夫人也被親愛的侄兒滋潤的像個二八懷春
少女般艷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