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艷俠蕩心錄
艷俠蕩心錄

艷俠蕩心錄

煙波萬頃,浩翰無際,點點風帆。朵朵白云,暮春之月的洞庭湖,拂面不寒,陣陣而來的湖風,似有如無沾衣欲濕的煙雨。
  朝陽約麗,金輝萬道,水波清清,耀起金蛇飛舞,這時候湖邊傳來款乃一聲,一葉小舟,正迎著漸起的朝陽,揚起半片白帆,退潮風急,乘風鼓浪,直同萬頃湖心,遙對微露青螺一點的君山,疾馳而去。
  這一葉小舟,在湖面上平穩如飛,船頭上,并肩而立,站著一對青年男女。青衫黃衫,迎風飛舞,男的身佩寶劍,女的腰圍配劍,彼此笑語低迥。恩愛異常,真像是一對神仙中人。
  靠岸登陸,偎依游覽君山景色,男的為江湖美男子,以神宮九式馳名,威震西湖,其俊美之貌,蕭灑風度,風靡武林許多嬌娃追逐,數年游俠,終為百花幫幫主千金征服,拜倒石榴裙下。
  百花幫主妙手觀音,嫁夫雙掌震天諸葛民,為雁蕩弟子,數年前正邪大會,雙方傷亡慘重,諸葛民受傷而亡,百花幫也等于瓦解,原幫主重傷將死之時,召妙手觀音,以掌幫務,但她夫死,灰心意冷,結束殘局,解散部份幫友,帶著諸葛民遺女,隱居深山,百花幫現只有幫主及數名徒弟,可謂名存實亡。
  諸葛蕓在寵愛的環境中長大,長得艷麗絕倫,面如玉容,柳葉細眉,鳳目桃臉,膚色如云,恍如仙女下凡。
  其師散花圣女,為西南圣女峰云臺觀主持人,該院除圣女及師姪兩人,無其他人,正邪大會之時,她展師門武學,威震群邪,即退隱江湖,五年前收諸葛蕓為徒,三年期滿返家奉母。
  一年前以師門威望,獨特武功,行俠江湖,人稱絳衣仙子,與其師姐云臺仙子、白云仙子,合稱云臺三仙:武功、美艷為江湖弟子稱羨,出道未久,遇美男子之稱,婁南湘。
  一見投緣,并肩行道,數月即返家叩母,結為夫妻,羨煞許多人:成雙游俠江湖,今登君山游歷。
  兩人偎依親熱的談笑,身心沈醉歡樂中,步行叢林邊,忽聞震天哈哈大笑,聞聲配步抬頭觀望,覺得笑音甚熟,猜想何人,心內一動。
  心念才動,只見林中走出一人,身體奇偉,方面大耳,兩目威風有神,步履沈穩,漸行一丈外,望他兩人含笑不語。
  婁南湘見之,突然一驚,猜想不錯,今日冤家狹路相逢,然而夫妻兩人,未然怕他,但暗箭難防,不得不小心,暗運功力,帶著迷人微笑道:「羅大俠,久違了,令出相遇未知有何指教!」來人是中原道上,特出人物,正邪大會后第二年,他出現江湖,為平靜的武林,引起一陣騷動,人狂正邪之間,行事任性,率意而為,做了幾件震驚天下大事,闖少林武當,殊殺天地兩派,以其危異深厚的功力,神奇莫測行徑橫行武林,黑白兩道畏懼,稱陰陽掌羅鋒,無人知其師承來歷,其言談豪爽,粗曠有大丈夫氣質,行動神秘。飄浮不定,時隱時現。
  諸葛蕓剛出江湖,曾為中條八怪所圍困,當時筋疲力盡,要失手被捕,為其路過挺身而出,數合之間為其雙掌所殺,手段殘忍,無一人活命,解救其危難,對其很好,追求甚力,但厭其殘忍,不告而別。
  今日狹路相逢,未知兇吉,羅鋒對她,一見鍾情,當日不告而別,因事未能追從,后聞其婚甚怒,多方打聽之幸也。
  婁南湘并不知其妻為彼所教,而發生一種錯覺,今日相遇,不遇巧逢,兩無冤仇,只為武功爭雄,諸葛蕓也末想到死神降臨,本想招呼,怕他有所纏綿,其夫生疑,故作不識。
  羅鋒七八年江湖行道,一同任性行事,而今見到口饅頭,為其所奪,有意而來,又見她對其冷淡,親熱之狀,殺機早起,出手決不容許其生離,在他話完,雙掌十成,大叫一聲,「拿命來!」「碰」的一聲,帶著半邊零厲之聲音,震飛之下,即時倒地。
  諸葛蕓速往救,都來不及,其夫已送命,神清凄厲的,以全身之力,猛樸他胸前,口中叫道:「惡賊,我同你拼了。」羅鋒掌震婁南湘,障礙除去,內心大定,對她來勢,毫無顧慮,斜身伸手,以擒拿法,兩指挾其脈門,右手伸指點昏穴,向懷中一帶,挾著嬌身,心滿意足的狂笑,展開身形,以神行無影之法,隱身穿林而出。
  諸葛蕓醒來一望,身在室內,房中巨燭如晝,共有四枝火燭明亮亮地在四週燒著,臥床長大,四面無遮,本可容納七八人的床舖,這時已有數人,在那裏追歡尋樂,春色無邊。
  床上橫臥三女,赤身露體,年紀有二十余,粉臀雪股逗人遐思,那白羊似的身體、還有點輕微抖顫。陰穴及腿跨問,淫液到處流滿,她們疲乏的鬆散仰臥,艷的面上春情蕩樣,充滿幸福快樂的笑容,閉目休息。
  而床沿上,有一個赤條條,全身肌肉結實,身材健偉的男人:正壓著一個裸體的女子身上,做那風流事兒,他的兩只巨大毛掌在肥臀腿腰和玉乳上,不住揉差摸弄,更用嘴在她的粉臉嬌客上,亂嗅亂吻著,不時運用著健腰挺動抽插,行動自如,任情任性馳聘著。
  身下的女子發出陣陣呻吟,舒適快活婉轉嬌呻不已,四肢緊緊夾著健身,死命的抬挺搖擺著玉體,極力承迎。急緊有力的攻勢,只聽她淫哼浪叫:「爺!你舒服嗎?啊!我不行了…,妳的……」「乖乖!還早呢!喜…她們幾個浪貨,都痛快了,.我還沒有過足癮,快將功夫拿出來:也讓我舒服。」諸葛蕓見之,又羞又怒,恨不得一刀殺死他,但因身體精光,手腳被分開吊著,脫身都難,心有余而力不足,緊閉雙目,不愿見其淫浪之狀。
  眼不見但耳聞其聲,那淫哼浪態,陣陣襲進心田,回想婚后生活,每次尋歡都滿覺樂,但好像未能解決性,剛到樂趣之時,他已滿足射精。而少女嘗到其味,已經足夠快樂,便況不了解其中之情。
  今日聽著其歡樂之情,才如歡樂之中,還有極樂,想不聽已不可能,更增加恨意,夫死未知今后怎樣過活,眼似張似閉。飄望動人之態,終于事了,他稍息即起,「海」!全身都是勁,陽具粗壯長大,赤頭玉莖抖顫,約七八寸長,粗如酒杯,比其長若一倍,那粗曠雄偉氣息與姿態,令人迷惑,滿帶著自得笑容,慢慢行近,陽具與腿跨之淫液,也不擦去,感覺情形有點不對,自己命運已經凄慘無比,夫死失貞,怨根未報,只有聽天由命。
  羅鋒早知她醒來,現在垂首閉目,假裝昏迷而已,剛才尋樂是給她看,使其知性能旺盛,技巧高明,引其慾念,達到自愿的目的。
  近前手托其部,對其凝視,雖沒有少婦成熱之味,但另種風情,也很動人,何況早已欣賞。
  烏頭黑髮披肩,白中透紅的嬌容,鼻隆小巧的嘴,緊閉大眼帶有怨恨之色,全身肌肉白潔光亮,透出陣陣幽香,玉體嬌媚軟若無骨,豐滿結實,玉乳高挺,腰細腹隆,稀黑的陰毛,蓋著迷人的洞,露出陰唇,紅黑白相互交輝,玉腿修長,骨肉均稱,無處不美,見之消魂,撫之柔軟,滑溜異常,愛不忍釋,真是人間的尤物。
  羅鋒愛之,見之魂飛魄散,慾火猛漲,雙手環抱,猛吻不停。
  諸葛蕓為其騷擾,張目怒視,猛扭身體,怒罵不停:「惡魔!淫魔!不得好死,有一日定得慘報,我恨你得要命,快放了我,不然我要叫。」羅鋒聞之,狂笑不止,一手抱著細腰,將陽具抵著陰穴口,另只手握揉玉乳,望其羞怒之容,言道:「寶寶,不問你對我如何,我愛定了妳,叫也無人來救,天下任何人都沒有這巨陽,使婦女能滿足,你嘗到其樂,那時恐怕你捨不得離去呢,快聽我的話,不要想那死鬼,我們過著甜蜜生活……」言到一半:警鈴忽響,因其生平殺人如麻:不問黑白兩道,只要犯其手,決不容許活命,當時少林、武當、華山,衡山五派掌門,連合陣線決定除去他,本因無法追尋其蹤,因其挾持諸葛蕓,奔馳目標過大,為衡山門人發覺,一面通知其師,一面追蹤,才知隱居南岳。
  各派得知消息,聯合各派精英,跟蹤而來,將其居處,四面包圍,才由少林監跟大師,公開叫陣。
  該處為休息處。平時行道江湖,孤身單形,從來沒有合作人,此地只有四女,及僕人兩人,因其天性與眾不同,決不採花,要對方自愿,兩女性和他接觸后,都死心愛他,而向諸葛蕓還是十年來第一次。
  傳警之后,諸女連忙穿帶,他先穿好,點其軟麻穴,將其穿好,背其身上,收拾細軟,圍在腰上,對她等說道:「強敵來臨,大家奮力沖出,各自東西,有緣再見。」諸人知道,只要稍抵抗,分散敵方,憑其功力,才可沖出逃命,來人對諸人并無深恨,決無生命之險,大家奔出暗道,四面拒敵,悶聲不語,死命攻敵,他乘機以黑暗之處,徒個沖出包圍,落荒而去。
  等領頭的人,知道他向西南奔去,才急傳令向西南方圍攻,勿給他逃去,各門派人等,向西方追去。
  羅鋒武力高強,輕身功夫超人一等,加上地勢熟悉,終于追蹤之人,失去目標逃至十萬大山中老家。
  十余日晝伏夜行,再經千辛萬苦,一路上對諸葛蕓愛惜倍至,飲食臥眠照顧週到,但荒山叢林中逃躍之間,披徑歷險,兩人衣服破了,時在驚魂中,直至十萬大山旁才噓了口氣。
  諸葛蕓每想逃走,而無機會,他監視嚴密,行背坐臥,為其點住穴道,軟綿無力,任某輕薄,連大小便也要親自照應,忍者極端悲恨,但見不眠不休,奔逃隱藏,對其鍾愛之情,也曾感動,在恨愛心情下,悶聲不響,為其背著逃亡,假若不是有她,他也用不著如此,可憑其武力機智,反身一戰,未知鹿死誰手,可見其愛之深切。為她冒著辛苦兇險,吃盡辛勞。
  行至山中深處,在一個夾谷口停下,解其穴道,扶著她并立,望著春山綠水,直立的瀑布,藍天深藍,綠水碧綠,蒼蒼山頭,倒掛的流水,沖激山下,下有個水池,清涼見底,地上短小綠油油的青草,襯托幽谷。清雅宜人,使歷盡辛勞的人,心身皆爽,俗念俱消。
  諸葛蕓雖解穴:多日點穴,一時未能恢復,酸軟無力,靠在其懷,羅鋒離此十余年,今返舊地,覺得令人回憶無窮,稍息挾其走到水邊,解除二人內外衣褲,抱著嬌身,沈入水中,洗盡汙物。
  然后二人赤臥柔草上,望著傍晚的景色,細享山靈之色,已舒身體上辛勞,各自沈思幻想。
  羅鋒痠勞盡復,翻身抱裸身,盡情擁吻,撫其光滑似玉的玉體,陽具抵在桃源洞口,磨弄陰核。
  諸葛蕓知道抗拒無力,假若早先還其自由,雖無力拒絕,但也可自盡,半月被其熱情所感,每日在其有力的懷抱中,感覺其粗野曠氣愛撫下,沒沈另種神秘之境,引發先天淫慾之念,若拒不捨,不拒又無以為情,心情極端矛盾荒亂無主,現為其熟撫溫柔動作,奇思劇起。
  臉似桃花,媚眼水汪汪,週身似火,血液翻騰,心房急跳,酥麻酸癢,不停的抖顫,酸軟無力的呻吟。
  羅鋒漸覺其情動,更加溫柔體貼,輕吻嬌客,細握揉摸豐滿玉峰,小心履磨陰核,一點點逕往里送。
  她這時春上眉稍,慾火高升,淫液狂流,顧不得血仇恨意,嬌羞扭動,似迎似拒,婉轉矯呻不已。
  他的陽具為溫熱的陰穴,傳來陣陣熱流及身香,薰得飄飄然,猛力挺動,巨陽往穴中送進。
  「啊!」痛得她咬牙裂齒,輕微的抗拒。
  他稍停將陽具大力的頂進,直抵花心,還有二寸余枉外,擁抱嬌身,輕聲的安慰她,細語道:「我愛,好妹妹,痛是一下,等一下抉樂就來,忍一忍,我永遠愛你,我犧牲名譽及一切,要獲得妳的愛。」諸葛蕓痛淚流出。錐心痛嬌身直抖,神情迷亂,被其甜言密語,熱烈聲音,溫柔的情意,安撫及慰藉痛與驚恐的情緒,反手抱著他雄壯腰背,抖喘著嬌呼:「哥,輕點,我太痛了,我……我從來沒有經遇巨物,妳是愛我的,要多多愛措,不要使我受不了。」「妹妹,我親愛的蕓妹,妳放心吧,我雖外表粗魯,對旁人兇狠,對妳是愛極八三.了。決不會使妳受絲毫委屈,但第一次是免不了的,等下讓妳嘗過人間極樂,今后我以妳的歡樂為歡樂。」「鋒哥,我不是淫賤,不顧夫仇,實為妳深情熱愛所感,望你能多體貼,我現屬于你、只要示不負我就好。」「蕓妹,只要你信任我,我決聽于妳,對妳不光是慾,而是愛阿!」甜言密語,恩愛畏依,細述衷情,痛苦已漸消失。
  酥麻遍體,奇癢贊心,心火如焚,實耐不住,輕搖慢擺,微挺陰穴,雙腿環顧其腰。
  見其眉舒微笑,身體抖動,而陽具插在陰穴中,又舒服,又痛快,但悶熱難受輕抽慢送。
  四週寂靜無人,柔軟草場,兩入露天席地,追歡尋樂,慢輕援為快急,毫無顧慮。任情任性,咨意尋歡。
  她為粗壯有力陽具,插得舒暢異常,玉乳揉得酸酥遍體,淫慾大起。盡力搖擺細腰,擺動豐臀,陰戶抬、夾、轉、旋舞動不停,承迎轉合,盡其所能。
  羅鋒在嬌媚浪態之下,溫柔撫、摸,以其長大的陽具,在其穴中挺動,極盡性的技能,使其享受快樂。
  諸葛蕓雖非初次歡樂:但在其憐愛下,享盡其中樂趣,快樂的暢流多次,歡樂得似瘋似狂,靈魂飄散,低聲呻吟。
  「鋒哥,我愛,我今日才嘗到,真正的快樂,快用勁啊,我樂得如登仙,你快樂嗎!唉!我恨你為什幺第一次見面,你不強迫我,使我得其歡,而使那死鬼,空佔一年的便宜,嗯!嗯!樂啊!這是天堂!你的本領真好,我我流……哼!快用勁搗,妳不要顧慮,憐借我,我實需要大力搗,嗯,我是又淫又騷的蕩婦,哥哥搗死我好了,我恨你、愛你,你…你…」一個極力承歡,一個憐愛有加,男情女愛,通力合作,達到愛頂點,慾的奧境,真正了解歡樂之情。
  她雖盡力奉承,但初次得其味,淫精流得不少,力出盡了,歡樂之中昏迷過去,嬌噓喘喘,不動。
  他雖歷盡蒼桑,像她這樣淫浪,還是初見,其美容嬌身,承奉功夫,使得其享,伏在柔軟玉體上,靜視媚態,細想剛才滋味,舒適快樂。
  見其樂昏了,覺得這朵有剌的花朵,今后永為其懷中人,細心撫摸嬌嫩肌肉,陽具插底花心,揉轉磨動。
  半刻醒轉,張視其面,抱其首吻遍臉上,喜吟吟依畏著,享受巨陽給予,奇異功夫,并領略其情趣。
  漸漸慾念又起,抱著健背,環挾其腰,玉臀隨其轉動,嬌媚異常,香舌抵其面,媚目挑情。
  他這時得知其心悅誠服,拿出全身本領,以其大半陽具在陰穴中,游挺、搗、插,時而疾風掃落葉,時而懸懸洞口展磨,滿足地,引誘她,軟暢難過遍嘗各種滋味,引其瘋狂形害,使其沈浸歡樂中。
  她為其溫柔體貼慰藉,或迅速快捷,淩厲無比,猛力抽插,玩得酥麻奇攘,暢快瘋狂;骨軟精疲,神魂飄蕩,淫浪不絕,淫液也流個不停,逗發了天賦騷媚姿態,瘋旺尋樂,嬌聲浪叫,天地變色。
  羅鋒宿愿得償,享盡甜密溫情,終于嬌媚狠態之下,舒適的射精,點點封花心,快樂的流出。
  兩入心滿意足,解決慾火,得到歡樂,還愛的擁抱,休閑沈浸幸福樂境中,靜靜的回憶,及追尋未來。
  半夜涼氣浸入,才使烈火中有知覺,互相凝視,狂吻親熱,細細溫存:懶洋洋起來,擺動走至樹下,抱依樹上,低低情語。
  他細賞她嬌豔欲滴之絳唇,那充滿青春之火,嬌小而秀的玉體,多方接觸,飽嘗豔色,愛撫不已。
  她對方面大耳細視,撫摸健壯體格,畏依其懷,陶醉粗壯氣息中,為粗長陽具迷亂,喜愛其粗野溫情。
  溫情熱愛,慾望火花漸由心房漲大,貪歡的人兒未知其它,只知享樂滿足意念羅鋒抱握細腰,使其陰穴,對準直立的陽具,慢慢伸進,然后含其玉乳吸允,并撫摸豐滿的玉臀。
  兩人再度作樂,開閉自如,時匝鎖,時吞吐,扭腰擺臀,極盡配合,不知天時早晚,露天席地,各姿各態,任情任性,恩愛纏綿,翻滾草地上,纏綿緊貼,盡心盡力,享天賦之樂。
  愛愈濃,情更重,真心熱愛永不分離,男的全身是勁,女的騷媚入骨,允、舔、吞、吐、撫、摸、捏、差、揉,擁抱于懷,甜似蜜,挺陽坐陰,花樣翻新,淫液如高山流水,潤滑異常,遍體香汗林林,哼叫嬌呻,堅硬的陽具直搗得她骨酥筋疲,陰穴香肉,又紅又重,直弄到天亮,才昏昏睡去。
  日到中來,幽幽醒來,他感心身皆舒,而她第一次這樣出力,骨筋酸痛,兩人站起,走至水邊洗盡泥穢之物,稍進飲食,轉進叢林中,將他從前在樹居住之所,打掃清潔收拾一番,為兩人生活久居之計。
  恩愛纏綿半月余,怨恨早忘,變為歡喜冤家,終日尋樂,諸葛蕓雖感歡樂,但對其過人的天賦,實在吃不消,深山之中未能尋人代替,只得咬牙忍受疲勞之苦,每日曲意承歡。
  有一日午睡,羅鋒先醒,望著懷里嬌娃,覺其無處不美,柔軟的玉體,像只綿羊,畏依靜伏,尋歡時那股騷勁,熱烈如火之情,橡蛇樣纏綿不休,面帶歡暢的笑容,安靜臥著,不忍驚醒她,輕輕起來,去山泉洗個澡。
  行出林木之地,耳聞泉水處有陣輕微歌聲傳來,聲音美妙悅耳,如是婦女,但深山中那個會來,定是武林中之入,輕身縱躍潭旁石后備看,原來是個妙齡少女,赤裸裸戲水。
  看得神奪魂蕩,肌膚白嫩,王乳高挺,面似嬌客,嘴裏哼著山歌,尤其腿跨間,烏黑陰毛一片,恐怕還是原封貸呢?
  他一聲狂笑跳至潭邊,雙目看視,水中女子,被笑驚顧,見一赤裸健壯男子,站在潭邊望其大笑,尤其下身,那赤頭粗長一根陽具,隨其笑聲顫頭動腦,羞得面紅耳赤,心膽皆驚,雙手抱胸,蓋住王乳,驚叫一聲,閉目蹲在水中,躲避無門,芳心無主,嘴裏大聲啤著:「惡魔,快走開,否則本仙子與你拼了。」羅鋒見其狼狽的樣子,非常得意,正要下水拉取這個美人魚,忽聽身后有叫的聲音:「鋒哥,不可,這是我師姐呢。」他只得止步,水中人聽聲音很熟,張眼望去,又是一個赤裸女人,而是蕓師妹,感到很驚奇,師妹同這野男人,怎歷連衣服都不穿,而且稱呼親熱,那新婚未久的婁南相那裏去了,又羞又急。
  諸葛蕓連忙借機,對羅鋒耳旁輕說幾旬,他無言轉身而去,她等人影不見,才下水到她身旁,說道:「師妹,妳怎幺到這里來,而無顧慮的洗澡。」白雪仙子張肩望看師妹,含羞道:「我是奉命同大師姐來採藥,分手后藥先採完,行到這里,我兒水清四周無人跡,才大膽洗澡:雖知遇上這事,怎幺你們連衣服都不穿,而到這里來,妹夫那里去了,這人是誰呢:」「師姐快起來,等下我再和你說。」
  兩人出水,趕忙穿衣,兩地還是赤裸,一回回屋將藥草放好,收拾晚飯,羅鋒沒有露面,姐妹兩吃罷,同回臥室,同榻而睡。
  諸葛蕓不言過去之事,只談其鋒回人品,武功及床上功夫,閨房樂趣,嘴說手動按撫挑逗其身,并解去障礙衣物,赤裸擁抱。
  白雪比她大約十歲,很少接觸異性,男友之情更加茫然,雖末出家,但已丫角終老,今兒異性赤裸露其眼前,再為師妹得言其中樂趣,并手腳示範,感他威武雄壯,實是可喜人特,內心「碰」「碰」的跳動,也只有羨慕而已,閉目靜臥著不動。
  諸葛蕓知道她春心動了,已被挑起情慾,只要再加引誘,即可上鉤,讓鋒哥滿足,見閉目不動,反手招一招。
  羅鋒白日得其授計,故意避開,早在門外借燈光,注視房中動作,見其招手,輕手輕腳進房,走到床邊輕聲的問道:「蕓妹,她睡了嗎,我要妳啊!」「嗯,睡是睡了,但你輕點,用隔山取火式,不要驚醒她只能稍慰你一下,明日她離去再痛快的玩吧!」他也側臥床上,緊貼其背,伸手握其乳房,她兩乳房緊抵,陰穴密合,他手握兩個玉球,其陽具由后面伸到兩穴之間,三人等于合在一起。
  白雪本想裝睡,讓他行房好知樂,誰知其粗大的手握玉乳摸弄,酥酥麻麻,陽具抵著陰唇磨擦。陣陣熱流傳遍全身,有種說不出的舒適快感,但又有陣酥麻三味,心跳血熱,奇癢遍布,自然抖顫,想拒不捨,若拒不能。
  羅鋒見其不拒,放心大膽,咨意按撫,阿那赤體,雪白嫩肌,圓而潤滑之膚,堅挺的乳蜂,高聳的香臀巡孔,巨陽挺插磨展,那真逗人遐思,芳草叢之間,增其情慾之念。
  一股慾浪,猛地潮勇而起。
  諸葛蕓見她已不安的扭動,輕微的呻吟,知道是時候了,輕身的一轉,讓出地方給他好行動。
  他連忙靠過去,緊緊的抱著,嘴蓋其唇,將她壓在身下,移動赤體,使其臥正,陽具急速轉動,磨其陰核,不給她喘氣之地。
  她這時已神魂迷亂,好奇與慾火,放棄一切反抗之力,任其而為。
  羅鋒意想不到艷福自來,微用勁力,陽具沖關而入,雖未能全根而進,已進溫暖夾小的陰穴之內。
  「啊!痛死我了。」
  他細聲慰貼丁輕吻雪白之面,手揉堅挺的王乳,并停止不動,才道:「好妹妹,忍一忍,痛是女人必經第一關,等下就會好的,那時只有快樂而無痛苦。」諸葛蕓也貼耳細慰,并講先苦后樂之味,歡樂之道,應樣的應付攻勢,及各式各種的姿態。
  此刻痛已消失,慾火重燒,自動的在下搖擺挺動,陽具自然挺抵,深入玉戶之中抽插的陽具,忽緊忽鬆,激起了一陣麻癢之感。
  羅鋒的一雙迷媚眼睛,聞著由她蒸發出來的幽香氣息,及一股一陣熱熱的液體,熱得龜頭非常好受。
  終于她領略其中樂趣,歡暢的呻吟,滿足微笑,軟倒在床。
  這時他對兩朵嬌花,輪流玩,反覆繼續的淫樂著,歷經一夜,纏綿熱烈的曠野荒淫,貪歡作樂,三人全都獲得高度的滿足,緊擁在一起,帶著甜密的笑容,在雞鳴時,睡入夢鄉中。
  (二)
  快樂幸福的日子,為寧靜山林,帶來青春神秘的喜氣。成為另一種天地,山谷中變為世外桃源。
  每日只知尋歡,而不知山外何情,兩位純潔天真的婦女,被他引誘成蕩婦浪貨,整日為淫慾著想,并憑師門對藥性詳知其理,通山尋找淫草媚藥,增其淫媚之功,將許多獲取貞女愛蕩婦之藥,供給他己身實驗,為前將來他想玩任何女性,不發生有所困難計其心歡,極盡奉承。
  數月下來已近中秋,羅鋒為尋藥橫跨百里外,在山頭觀望,忽聞嬌叱和碰石之聲,感覺甚奇,深山之中何來人聲,及打斗之聲,縱身發聲處,轉過山頭,在一個深谷中,見一團白影與稀見的桃花蛟惡斗,不生的土堆上,有個黑影倒臥在地,再細細的看門場,白影漸漸慢下來,原來受毒,而靠功力深厚支持,狠命的攻擊惡蛟七寸之處,他看清白影是個女子,內心一動,急展身形,躍到惡斗之地,正在這時候,那女子已筋疲力盡,讓惡蛟橫掃之式,猛縱三丈余,終于臥倒。
  羅鋒急提內勁,功行雙臂,猛推雙掌,以全身功力,吐陰陽之功,對蛟首擊去,「碰」的一聲,將且蛟震退數丈,然后以獨門暗器陰電噴火筒,用出三粒陰磷彈,射向其七寸之地,數響,暴裂然燒,使其受致命之傷,血肉四裂,首頸之處有盆大一個血洞,血如泉流,蛟雖近死亡,但其性長,盲目翻動,滿谷山石樹林,為其巨尾,掃打滿天飛舞,聲勢驚人,他連忙倒縱白衣女手臥將其挾著離開,使白衣女子到安全之處。
  白衣女子倒在地,在危險中為他人所救,其雙掌之力能震飛巨蛟,其武功高超,不侍而言,定是前輩異人,誰知是三旬壯漢,令其驚異不止,本來憑其武功,也可消滅巨蛟,但兩人入谷未想到,其間藏有惡物,等到近前為其吐毒氣傷人,黑衣少女當時倒地,她因功深,剛吸進毒氣,即呼吸的內功迫住,伴手封住黑衣女子要穴,并抽出寶劍,引誘物離開原地,終因震蕩過巨,消耗體力,不支臥倒。
  被救后以內功迫住毒氣,侵入心房,等細視救他人,覺其面生,粗曠健壯的體格,五官端正而未何許人也。
  羅鋒先前救人。直覺甚美,不知兩女子何人,現在細細的觀察,挺直臥在地之人,黑衣女人皮膚微黑,但蓋不住美麗之色,身體嬌艷多姿,實在是美人胎子。使人感黑裏美,另種風味。
  白衣女子現盤坐在地,她秀髮披垂素肩,姿色動人,有如柳楊醉舞東風,玉貌花容,艷色照人,眉淡拂春山,雙目凝聚秋水,朱唇最一粒櫻桃,皓齒排兩行碎玉,零龍嘴角,含著歡欣欣笑,一雙明眸中,卻是水光流轉,實人間尤物,好像比黑衣女子還年青。
  其實該黑衣女子今年廿九,比她年青,她已卅四五,而內功精深,她是師姪兩人,白衣女子是圣女峰,現在主持散花圣女云衣女子是其師姐梅花圣女高足,現為掌門弟子,云臺仙子,因師姐妹採藥十萬大山,她回山覆命,而師妹入出末歸,才連襟而來探聽其下落,遭受無妄之災。
  羅鋒先直覺女子該救,決未想到兩女子,這樣美麗動人,現在知道這女子功力過人,面色莊嚴,耍想下手,恐怕不能,借她兩桃花蛟氣所傷,只要拔其毒,而桃花媚氣不醫治,還怕這天鵝肉,不自動投懷送抱,大享其樂,于是先給她等喂兩粒解毒之藥。
  他再運功將其毒氣追出,然后點其黑甜穴,挾其兩入,離開山谷,轉道隔山山洞中,解其穴道,靜靜等醒后反應。
  散花圣女醒轉后,先望他一眼,然后望師姪,見其醒轉,還不能動,如其功深受毒比較重,轉首先對他說幾句感謝之語,再閉目行功,驅出疲乏之態,她不行功還好,這運行內功使暗伏淫媚之氣,隨其運氣轉,深入血液之中,使苦修數十年玉女前功,清白兒女之身,變為淫蕩之女。
  漸漸身體變化,血液翻騰,周身發熱,玉乳發漲,感到各處有似麻似癢的味兒,直癢得心裹麻麻的好難受啊,臉上現一陣嬌紅的羞態鮮豔照人,春情蕩樣溢滿雙眼,春情然起,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
  羅鋒知是時候了,輕走近其旁,溫柔關心安慰她,輕聲道:「女俠,怎樣了,有時幺地方不舒服嗎?」「嗯……唔……唔……」嬌羞不安的哼道。
  他故意伸手探其額,并坐其身旁,好像替診視有沒有病狀。圣女本已春情難禁,急需異性愛撫,但在生人面前不好表露,以其內功壓住,現為其手加額。男人氣息吸入,心搖神動,由其手上傳過一陣熱流,逼傳全身,引發淫液之念。
  提防即毀,滔天慾潮立時奔騰泛濫,一瀉千里,不可阻止,軟綿要倒羅鋒伸手扶其腰,抱之在懷,為其解衣寬帶,片刻裸露,真是個妙人兒,無處不迷人心智,看得心動,呆視不已。
  她已一絲不掛,赤裸畏依,酥胸如脂,王乳高挺,那峰頂上的兩粒紫葡萄下那圓圓的小腹之下,兩山之間,一片令人迴腸蕩氣的叢叢芳草,蓋著迷人靈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現地在他的眼前,嬌媚望他蕩笑不已,豐滿潤滑玉體,扭糖似的攝動,緊緊的貼著。
  這時他已週身血液沸騰,熱流潮水般的清白下體,他那一根玉莖便「突」一下像旗桿似的直翅了起來。
  散花圣女,并是年齡太小,而是在江湖上,樹立善良的好威望,少年行道,人稱散花仙子,接掌門戶后,一般江湖人事,恭稱圣女,以三十余年內功,而無法壓制并驅逐蛟毒,可見毒性利害,急得發洩與異性慰藉。
  現在腦中,只有慾念,原存道德、尊嚴、羞恥,蕩然無存,見粗壯長大的陽具,急伸玉手緊握,上下玩弄。
  羅鋒急環抱著她,如雨點般吻其嬌客,兩唇相合,熱烈的吻、吸、允、含,四肢還抱緊緊的。
  這一代尤物,久蘊騷媚的浪態,淫蕩之性,滿腔熱情,忽被引發不可收拾,那股嬌艷媚勁,今天是碰著羅鋒,也是幸運,否則事后不知怎樣處理,因普通人無法滿足,只有像他這樣人,才能使其屈服。
  他生活一向豪放粗曠,在她身上,猛烈的吻,大力的揉、摸、握,使其酥嘛之中,有種舒暢之感。
  迷茫的想異性給于歡樂,由少女至中年,從未想到這樣快樂,今生可享,忽然得到,那不歡喜如狂,興奮的奉獻整個熱情。
  羅鋒覺是時候,將大龜頭抵住穴口,輕輕的展磨,嘴含王乳,吸著。
  她被陽具抵得,一股深流慰心,口吸乳房,身上有舒舒暢快之感,但奇癢贊心。不覺輕抖,呻吟哼哼。
  他借淫液潤滑之力,陽具破關往裹伸入,壁道漸裂,至處女膜,稍用力,沖破了,直至花心,血液淫精順流而出。
  她忍著澈骨連心之痛,盤骨膨脹之酸,終于完成初步工作,而享其中的樂趣。
  可見任何女人天生需要異性慰藉,這是天地間陰陽不變之理,其創始祖創門立派,本以採補為主,傳至曾師祖,無意得玄女經,研究數十年,才放棄採補之功,以玄陰為其心法,但歷代掌門,對採補之印知而未用,散花進入師門,深得心法,苦修與天賦為歷代最杰出之才,功力深厚,她本天生媚骨.因對異性少接觸,而幼為明師薰陶,功力精進,使之古井無波,今為桃花蛟淫毒,引發如火般的熱情潛伏慾火,那不盡其所知內媚之術,全部發揮。
  羅鋒見過女子不少,同她這樣,嬌媚艷麗之人,還是首見,其情如火騷浪現形,與奮提起慾火,大刀闊斧,如狂風暴雨,使勁抽插。
  兩人如猛虎博斗,戰得天翻地覆,天地變色,她這時玉乳被揉得要破,搞得魂失魄散,俱酸、甜、麻、痛于身,媚眼橫飄,嬌聲淫叫,呼吸急喘,以一雙抖顛的豪乳,磨著健胸,腰兒急擺,陰戶猛抬,雙腿開合,夾放不已,高大肥嫩,豐滿的玉臀,急擺急舞,如旋旋轉,每配合其猛烈攻勢,無不恰到好處。
  他眼視嬌容騷浪之狀,嘴吻其誘惑的紅唇,只手緊摟她,吸腹挺動,粗壯長大的陽具,用勁的插其迷人之洞,發洩情慾,享受嬌媚淫浪之勁,償視艷麗照人之姿,無盡無休,縱情馳樂。
  這時兩人已到高潮,樂得有點瘋狂,如昏如醉,那汗水、淫液,喘氣都不顧狠命的大干。終至歡樂之頂,二五精液互合,暢快的休息著,閉目沈思。
  羅鋒想剛才,她那騷浪淫媚,如火如荼的動作,內媚之勁,陽具夾吻得舒暢,其嬌豔見之眼花了亂,玩得心胸皆酥,痛快靈魂出,陶醉的昏沈沈,那股味兒,可說初嘗到。
  散花圣女,已二五精合,淫媚之氣已解,覺得身形飄蕩,神游太虛,再想到歡樂之境,又羞又喜,這可愛的人兒,給于畢生難忘美夢,舒適痛快,自己怎幺那處騷蕩,赤體縱送,毫無顧慮。
  他那粗大的手,撫摸舒適,粗大的陽具,肉得痛快,迷人眼神,照射入心胸,心神蕩動不已,那當兒真好,不覺四肢夾緊他,輕聲的道:「冤家……我……三十年的操守,為你一日損之無余,唉!真是冤債也!」「好姐姐,說真心話,妳實在太美,我忍不住,何況所中之淫毒,非陰陽交合不能解。我只好如此。」「嗯!你說得好聽,誰不知你是殺人王,數月前逃亡不知所蹤,現又為一淫魔,我這一生送在你手裏。」「親親,雖然我不應該,在妳無抵抗下,加以誘淫,但是剛才妳那股浪勁,恨不得一口將我吃了。」「啊!沒良心的,我獻了整個心身,還說我淫蕩。」「好吧,那授就離丟,讓妳清高自守。」
  「你敢!」
  「唉一妳真難侍候,玩又說我壓迫,離又不好。」「哼!現在我已失身給你,那你就要聽我的。」她抱得緊緊的,似怕他跑了,并送上香舌。他知其嬌情,故意吊其味口,以衣服擦去汗水,溫柔的吻,含允著細嫩的舌頭擁抱溫存著。
  「姐姐!妳像盆火,差點將我容化,那股騷媚之狀,使我陶醉。」「嗯!你的狠勁,加上粗壯的東西,也搞得我魂飛魄散,使我迷茫,快樂得如登仙境,鋒,我愛,你真是我的心肝,望你今后不要拋棄我,我們永久在一起,享受人間極樂。」她手撫摸其面,注視著他,一對修長舒展得像兩支長劍,一張大小適度的嘴,展露出一絲密樣的微笑,兩鬚和額角,皆著一些汗水,粗壯的臂,緊摟著,糾纏著,其粗壯的陽具硬挺著,還插在穴里。
  他壯實健美的身體壓住他,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隨著均稱的吸吸,一起一伏,顯得那幺壯而有力。
  她情不自盡的,抱著其首,一陣狂吻,一股男性氣息誘惑,使之心里一陣神蕩心搖,飄射著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沈醉在美妙的音樂里,一個心兒,狂跳飄蕩,飄、飄、飄。
  羅鋒為其豔姿,惑人目光,豐滿白嫩嬌柔的玉體迷醉,像得到鼓勵似的,更抖擻精神,再度尋歡,猛抽猛干,陽具的內莖,在穴中猛用勁的,提起出頭,大刀闊斧的干,才數下,她已被干得欲仙欲死,陰精直冒,穴心亂跳,陰戶陣陣抖顫,口內不住的浪哼道:「好乖乖……,大家火的心肝……你肉死我了……好親親…………咬呀……呀……鋒弟弟…,不能再動了……哎呀呀……不能再肉了……。」「我沒有命啦……呀……哎…………你真要肉死我……騷穴……嗯…」散花圣女這時已被肉昏了頭,猛勇的大力抽插,使其又連續的插了數次,全身酸軟無力,這也難怪,三十余年都末近男人,今目初經,而陽具粗壯有力,如此狠干,怎不令她吃不消呢。
  她嬌媚的浪哼著,激起他像瘋子一樣,更像野馬,在平原上盡力馳聘著,他緊摟著她的嬌身,也不管她的死活下用足氣力,一下下狠干下去,急插猛抽,大龜頭像雨點般碰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陰精被帶著「滋、滋」的發響,由陰戶里一陣陣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濕了一片。
  直肉得她死去活來,不住的寒顫,抖顫著,嘴吧張著直喘氣,連「哎呀」之聲都哼不出來,他才輕抽慢插。
  散花此時才得喘氣的機會,望著他媚笑,并擦其汗水,溫情的吻著他,玉手愛撫健壯背肌道:「鋒!你怎幺這樣厲害,我差點給你搗散了。」「姐姐,你說我什幺厲害?」
  「小鬼,不準亂講,羞死人!」
  「好姐姐說不說?」
  羅鋒猛的抽插數次,緊頂她的陰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陰核與嫩肉,酥酥的,心里發顫,連忙大至叫道:「我說!我說!」「好快說!」
  「你的大雞巴真厲害,差點給你搗散了。」
  他故意使壞,要征服她,還頂著揉旋不止,干得更粗野。
  「小穴被情哥哥的大雞巴搗散了。」
  羞得她粉臉通紅,但又經不起他那輕狂,終于說了,只樂得他哈哈大笑,他輕輕打了他一下笑說道:「冤家,真壞。」他心滿意足的,征服了這一代尤物,繼績抽插。
  他經過多次沖刺,緊小的處女穴,已能適應,并且內功深厚,可以承受粗壯的陽具,于是轉動著臀部上下左右迎合著他直沖,并乖乖、親親、丈夫、大家火、大雞巴的浪哼,曲意奉承。
  他抽得急!
  她轉得快!
  羅鋒感覺其穴內,緊急的收縮,內熱如火,龜頭一陣熱,知她又洩了,自己有點累,緊緊互抱,陰內喇叭口,如張合含允著龜頭,一陣酥麻,寒顫連連,二人都舒暢的洩了,躺著喘氣,二度春風后,誰也不愿再動了。
  暴風雨過去了。
  洞裏又恢復靜寂。
  只聽到急促呼吸的聲音。
  片時的休息,緊抱著的人兒,又在動下她醒了。張著一雙媚眼,看著緊壓著的他,方面大耳,威武雄俊,劍眉舒展,兩眼緊閉,挺直重大的鼻子,下端放著一只不大不小的嘴,唇角微向上翹,掛著甜甜迷人的笑意,加之勁大力足,粗壯長大的陽具肉得舒適,使女人若仙若死的內功,這樣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蕩婦淫嬌,她真愛他如命一般。
  想到自己原為烈女,現為蕩婦,赤身和其裸抱著,不禁羞紅著臉,輕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剛才和他捨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緊硬的大陽具,真搗心靈深處,把她領入從未到處的妙境,打開人生奧秘,又不由心裏樂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撫著他堅官的胸肌,愛不釋手撫摸。
  原來陽物挺直堅硬,還插住末出來,現被淫液及溫暖的穴兒滋潤著更加粗壯長大,把陰戶內塞得滿滿的,大龜頭頂緊子宮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氣呼喘喘的道:「心肝,你這寶寶使我又愛又怕,險險我又出了。」說罷嘴舔舌的,好像其味無窮。
  羅鋒沈思中,靜睜享受安寧中的樂趣,為其淫浪之聲所擾,張目凝硯,嬌媚麗容,手摸高隆玉乳,散花乳峰被揉著,酥癢到心裏,擺首挺胸,輕扭細腰,豐肥的玉臀輕慢擺動,不時的前后上下磨擦,專找穴內癢處摩擦迎合。
  他也把腰提起,挺動抽插,陽具配合著她的磨動迎合,只樂得她,喜喜的浪叫「呵!心肝……乖乖……大雞巴……親丈夫!」他低頭看她的陰戶含著大陽具進出抽插。陰唇收縮,紅肉吞吐翻飛,猛挺急抽,運動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時盡根插盡,有時磨穴口,子宮口又緊夾著龜頭酥快,癢到心底,也樂得直叫「親親……你的功夫真好……啊呀……,好姐姐……美死我了,加速的旋……唔…唔…….好小穴…妳這個又騷…又淫的浪穴………使我舒服…嗯…用勁的夾啊!」兩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團,因得更加痛快淋離,伊伊唔呀呀的,淫聲百出,浪態萬千,那大龜頭插進抽出,帶著騷水淫精,越肉越多,流得滿腹滿腿,屁股地上都是,其滑如油抽插更加快速,舒暢抉樂,如瘋如狂,勇猛大力玩樂,挺抬旋轉如飛,吞吐抽插不停。
  她實在覺得不行了,浪得淫水成河,腰腿酸軟,不動一動,全身如散的,「格格格」浪笑。
  羅鋒抱緊嬌身,壓得緊密,繼猛抽狠插數下,陽具緊頂著陰核四周,子宮口和陰穴底處,在最嫩最敏感的軟肉上,輕輕揉轉。
  她閉著雙眼,品嘗者這刻骨難忘的美味,美得她贊口不絕,口哀浪哼著,頭在左右搖擺,身隨其動搖動,粗壯的陽具,轉動得地無法不擺動,她實在禁不住,這內媚之功,心底內的扭癢,樂得忍不住的,泊泊又出了,急得浪叫:「好弟弟………親丈夫……情哥哥……咬呀……嗯……唔……你饒饒我吧……我不能再玩了。騷穴不能再浪了,也不敢浪啊!唔……唔……親親啊……饒饒浪穴吧……可憐浪穴……啊……不……不能再揉了,唔………唔……哼………肉穴的祖宗………大鵝巴的親親………好丈夫啊!……嗯……我服了你………我今后……一定奉給你………永遠聽從…心肝…親哥哥……好寶寶,別動………哄呀………嗯…………我受不了啦………。乖乖………小穴又出了………」羅鋒粗壯的陽具,實在把她肉得太舒服了,雖然內功深厚,得習素女偷元之術,樂還抵抗不了粗壯陽具猛烈的攻勢,陰精像開關似的向外流,通體酥麻,酸軟無力,全身的細胞都在顫抖,真是有生以來,初嘗這樣的美味,從未領略的妙境,怎不使她樂極魂飛,死去活來。
  他見她兩夾火赤,星眼含淚,話語已含胡不清了,週身都在劇烈的頭抖,又燒又熱的陰精,直射不停,覺得自己龜頭酥麻似的,陰壁似顫抖的收縮,緊夾陽具吸吻,脫陰昏死過去。
  連忙緊摟著,吻其唇,以舌伸入其口裹,向口中不停的運氣吹吸氣,才使其醒轉,眼珠已能轉動,漸漸恢復精神,然后托那潤滑,緊彈的豐臀,又猛力抽、插揉數下,緊頂著花心,再忍不住精關,千股熱熱的陽精,樸、樸射入張口的子宮裏去,熱得她寒顫連打,疲乏的不動。
  恩愛纏綿的戰斗終于停,狂歡半日,已享受了極樂,寧靜的休息。
  云臺仙子,受毒傷較重,內功稍弱,為以丹藥救治,醒轉遲些時,在其藥力散開,睡盡惡毒,可惜桃花蛟淫媚之氣,還存身內,醒后全身無力,酸痛軟弱,內心如火,陰穴奇癢。
  見騷淫浪態,如火似荼的動作,驚、奇、怕、羞、掌門人平時生活嚴肅,現在淫蕩,實成強烈的比例,那歡暢之情,激之心動,慾念漸升,那粗曠猛野,近于瘋狂的行動又有點怕懼。
  總之喜懼交加,無所適從,那春心早關不住,週身異常難受,嬌面通紅,春情動蕩,精液不免自流。
  山洞蔭涼而小覺,暖呼呼的,春色無邊,人兒汗水直冒,刺激緊張,香豔無比羅鋒覺得她嬌豔淫蕩。是不可多得的尤物,雖數度快感滿足,但稍息又不覺的想動,貪而又捨不得離開,食而知味,其內媚可夠勁,迷戀、陶醉,她的美豔玉體,令人留念不捨。
  忽想到旁邊還有個嬌美的蓓蕾,還沒有採,何不借機,一箭雙鵰,又知她兩身份是圣女峰之美觀,四個美絕人間的姑娘,全力掌握,享盡人間豔福,還可隱身,并嚐盡天下美嬌娘,也不怕人知,可以任意而為。
  他放下圣女,轉移目標,行近其體,抱著她一陣揉撰,深深的吻,望著黑里帶俏羞紅的麗容。
  云臺仙子,才張目的看,見其移近,急閉緊秀目,嬌羞靜到不動,被其熱烈的愛撫,異樣情趣,震動心弛,心跳加劇,周身似火,香舌不覺伸入其口,任其吸吻,只手環抱,嬌身微擺,驚心、迷茫、陶醉,享受渴望的愛情,品名蕩魂的異味,承受異性給予的快感。
  熱烈纏綿,直至透不過氣來,才稍微離開,凝視著,又一陣猛烈的吻,然后細細的溫存,互相愛撫對方,細回其味。
  羅鋒吻著,一面解去行裝,片時即脫光,赤體裸露,年近三十,週身膚白潔嫩,柔軟微彈,其臉微黑,但身上潔白光潤,玉乳上翹,小腹圓滑,陰毛多密,玉腿修長,曲線畢露,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
  她這時早已淫慾迷蒙,赤身相依,癢不可忍,自動張腿夾其腰,于其陰承迎巨陽,只手緊抱健背,紅口送給他吻著,心裏著魔似的荒亂空虛,被其挑逗將無法忍受,極需異性來調和。
  他挺著陽具,朝肉洞中插入,把粗壯的龜頭,抵看洞口往裹插進。
  云臺兩眉微扭,貼在一起,咬著牙,祇聽得「格,格,格!」的,一陣聲響,眼睛張合不定的轉動,口中呻吟的輕輕的叫:「啊……哥…痛,哎呀,好……漲呀!」他一狠心,將整個的身體,壓上去,陽具猛插,又插進一半。
  「好………好…了……太大……了…不能再……進來……我實受…不了……啊……唔……」他挺著陽具被緊小穴挾得又舒服,又漲痛,也知她痛,處女都要經遇這一關,所以不理其呼叫,繼續往里送。
  「不……行……你的……大家伙………搗散了……我的……小穴……唔……唔……漲裂……啊……」他緊壓住她,抱得緊緊,口吻其唇,不讓其移動,下部不停的插抽慢送著。抽插得小穴不停的動。
  云臺的嘴被吻得緊不透風,含吻香唇,下面被壓,為其控制,任其抽插,喉間只能「嗯,嗯」的哼著,她狠命用手抵住他。
  免得泰山般重,壓得透不過氮,無法動彈。
  陽具插在穴中,像波浪似的一起一伏,先輕抽慢插,漸漸變為重力的起伏,速度加快。
  兩人之問,板擊著發出「拍、拍」的響聲。
  響聲中,隱約的夾雜流水之音,「浙歷,浙歷」。
  這時已能承應巨物,發生快感,各盡其能,以適應著,追歡尋樂,羅鋒從正姿式,眼視著嬌客,手握揉著玉乳,極盡挑逗之能,引她入快樂的顫峰,歡樂的妙境。
  勇猛、熱烈、瘋狂、大力的抽送。
  她嬌媚的笑,快活浪哼。
  「呀……好…美…快活……極……嗯……大力……啊……嗯……嗯……大力……吧…搗……啊……」她快樂的挺胸抬陰,扭舞旋轉著玉臀,盡力的配合無間,享受被肉的快感,及其獨特的滋味。
  一股強有力的熱浪,滋潤了寂莫心田,充滿不可言諭的溫暖,享受快樂的溫情,啟發愛的奧妙。
  天啊!早怎幺沒有知道,人間還有溫情熱愛,這樣迷人的痛快,舒暢的安樂使人陶醉,留戀的歡樂。
  深情似海,熱烈的密吻,大力的擁抱,全身扭動,曲意的奉獻,盡力的配合,任意的縱情,享受刻骨難忘的樂趣。
  羅鋒姦玩享樂其肉體,想不到她們四人,都是淫蕩無比,嬌媚迷人,媚、騷、蕩、浪,淫,艷麗,溫柔,熱情,令人近之,舒適快樂,魂靈飄蕩。
  于是展其異能,瘋狂的肉,靈活運用粗長的陽具,玩弄其嫩穴,使其快樂得奉獻所有媚浪之勁。
  初嘗異味的少女,被其玩弄得如狂似醉,貪戀不捨,不問能否承受,強忍其苦痛,任意的享受。
  昏迷,浪流,蘇醒,又昏迷,又暢流,翻復轉動,終享快樂的頂峰,那股溫熱的精液,射入穴心深處,熱得魂飛魄散。舒服眉開眼笑,無力的動,閉目靜享其情,回想其樂。
  他也舒暢的射精,伏其豐滿嬌身,休息著。
  散花體力稍復,見事完畢,移近他倆,用衣服擦去汗水,親熱的畏依,手愛撫健壯身體,靜靜享受寧靜。
  三人慾的滿足,情的得伸,嘗試歡樂之中樂趣,陶醉沈浸愛的旋律中。
  他下身抵住其穴,手握玉乳,另只手反抱散花的細腰,溫情呵吻其嬌容,及鮮紅的嘴唇,吸吻著香舌,緊密的依靠,擺動一起,溫情熱愛。男歡女樂,恩愛有加,三人享受甜密無窮樂趣。
  「鋒弟,半日之間,師徒兩人,奉獻了一切,給你享受溫情柔意,還沒有夠,云臺年幼,你要多體貼點。」「嗯!好姐姐,我太快樂了,她還可以再來。」「啊!你累不累,讓其在上,我協助他,使她再享樂一番。」「好!」
  他仰天而臥,云臺坐其身上,前后左右,搖擺頂抵,再都尋歡,散花扶其體,嘴告她怎幺動。
  三人盡倩享受各種姿式,方法。任意玩樂,他鼓起余力,奮戰到底,盡歡而罷。
  彼此相依,愛撫溫存,互談其樂,嬉笑不絕,他才告訴其另外兩徒姪,和其關係的經遇,并道將來怎幺共同生活。
  散花方知師姪為何久出不歸,并指其額,嬌言道:「哼!你真有辦法,一網打盡,可說豔福不淺。」「啊!好姐姐,妳們都是美豔的嬌花,我怎不垂涎的想呢,現在好了,我可無顧慮的安享清福了。」「嗯!妳想得不錯,我們四人都在你胯下降服,沒有那幺簡單,你要她們姊妹,我就離去,有我就無她們,你看著辦。」「親娘,心肝,妳可憐我吧,我一個也捨不得離開。」「嗯!好吧!」
  他們打情罵嬌,恩愛纏綿,畏依談笑,只到日影西下,洞中黑暗,方收拾清潔,穿好衣服,才連襟的,離洞返其所居之地。
  可是她兩太貪歡,下身痛苦難行,他只得夾著嬌身,抱著而行,出洞展開輕功,向山那邊行去。
  大家見面歡喜交加,羅鋒將其情說明,四女在一起綿綿細語。親如手足,對外稱謂師徒姪,無人時以姐妹稱呼,共同服侍他。
  散花將本門,先祖之內功,傳給她們,對交歡時可增樂趣。
  五人在深山中,互相敬愛,體貼,照顧,過著神仙一樣的生活,歡樂充滿整個幽谷,半年已過,諸葛蕓與白云仙子,都替他生下個白胖兒子,每日夜四人輪替同期玩樂。
  
【完】